杨云帆抬起头,眼神触及少女那期待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说“不是”,怕少女失望。

然而,另外一旁的夏紫凝,正安安静静的看着自己。

想到这些年,自己实在是亏欠紫凝良多,却是让杨云帆也不敢随便应承下这个玩笑话。

气氛实在是有一些尴尬。

他狠狠瞪了一眼刚才问这个话题的常天笑,然后阴森森的笑了一下,道:“小常,我的刀法其实没有那么厉害。都是修真界的各位朋友抬爱。相比刀法,我觉得我还是剑法比较厉害一点。有空,我指点你一下。”

“哈哈,杨前辈说笑了,晚辈不敢。真的不敢。”

常天笑也不知道自己得罪杨云帆了,一看杨云帆的表情,就知道,他很生气。

他尴尬的笑了一下,忙缩回脑袋去。

开玩笑啊,刚才那个小姑娘都这么暴力了,你是她大哥,说是指点我,实际上,一定会把我打的半死的,当我傻啊。

“哈哈……”

其他的年轻修士们见到这滑稽的一幕,都是哈哈一笑。

天刀杨云帆,以刀为称号的强者,刀法怎么会不厉害呢?

至于剑法,修真者或多或少都会一些,而修为强的人,剑法自然也是不差的。

大家都当杨云帆脾气好,愿意放下身段,跟大家开玩笑,都是不当一回事。只不过,他们也看得出,杨云帆显然不愿意整天吹嘘自己逼退智慧尊者的事情,那样好像显得太过浮夸。

也是,杨前辈姿态潇洒随和,为人亲切,确实也不像那等喜欢自我吹嘘之辈。

……

众人一边谈笑,一边赶路,时间倒是过得极快。

天色渐渐明亮了起来,他们心底的阴霾也随着眼光普照大地,消失无踪。

“快看,我们走出死亡山谷了!”

越过一个山坡,他们看到了外面低矮的荒丘。

与山谷里面郁郁葱葱的景色不同,外面的荒丘虽然满是黄沙和戈壁,可不知道为何,他们心中却是看着十分喜欢,也觉得更加安心。

“天琦,你先回部队驻地,跟其他人说一下,让他们来万神宫集合。那边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我们也该上昆仑了。”杨云帆身后背着夏紫凝,他可没有勇气,让叶轻雪和夏紫凝在这个时候见面。

“杨大哥,你,去找她吧,我不要紧的……”

夏紫凝似乎看出了杨云帆的为难,她秀气的小脸微微滞涩了一下,有一些苍白,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在杨云帆的耳边轻声安慰道。

说着,她挣扎着,似乎要从杨云帆那宽厚的背上跳下来。

杨云帆背着她,自然能感觉到她身体的虚弱,此时不说是行走,没有马上晕过去,也只是因为她性格坚韧,从不依靠什么。她的性格就是这样,就像是一颗山谷之中静静生长的幽兰花,一半在雨里洒脱,一半在春风里绽放;从不寻找,从不徘徊。

“紫凝,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我已经放下过一次了,现在,我后悔了!”

杨云帆的手臂结实有力,他轻轻拍了一下夏紫凝的后背,示意她安心,不要多想。

夏紫凝听到这话,她那星辰般的眼眸之中,慢慢覆盖上了一丝雾气,那一句“我后悔了”,彻底击穿她的心房,苦等多年的期待,她终于觉得是值得的了。

臻缓缓靠在杨云帆的宽厚的背上,那里十分温暖,耳朵贴在那里,可以听到杨云帆健壮有力的心跳,让她也十分的有安全感。好像是在海上漂泊了许久的船舶,终于回到了港湾,不再畏惧暴风雨。

良久之后,夏紫凝伸出小手,轻柔的摸了摸杨云帆的脸颊,他的下巴上有一些胡茬,糙糙的,摸起来却十分的真实。

只是,一直看着杨云帆皱眉不语,夏紫凝的心里却也不好受,等过了一会儿,她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杨大哥,谢谢你,愿意说这些话。不过,还是放我下来吧。我不愿意看到你为难的样子。”

“紫凝,你总是这样善解人意。你这样真是太傻了,容易吃亏的。”杨云帆叹息了一声,若是夏紫凝当年开口,留他一起在蜀山修炼,他其实不会走的。

只不过,夏紫凝的性格让她总是愿意替人着想,只会委屈了自己。

夏紫凝无声的笑了笑,却是没有反驳什么。

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一闪一闪的,总是那样的好看,如天上最美的星,是人间最珍贵的宝石。

“曾虑多情损道行,下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道君不负卿。”

杨云帆轻声在夏紫凝的耳边呢喃了一句,而后他挺起胸膛,鼓起勇气道:“紫凝,我想过了!我要娶你为妻!只要你愿意……至于重婚罪什么的,属于不告不理,只要你和轻雪不在意,外人也没有理由说什么。”

“再不然,我就带你和轻雪隐居摩云崖,反正除了老头子之外,那地方的机关,只有我能打开。法院要抓我,都找不到入口。”

夏紫凝听了这话,却是抿嘴一笑,道:“杨大哥,我就当你讲笑话哄我开心吧。自从遇见你,我变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尘埃里去,但我的心是欢喜的。”

“只是,这话你可不要跟叶轻雪说,她是世家贵胄小姐,跟我这样的山野丫头,不一样的。你这么说,却是会伤到她的。”

闻言,杨云帆清脆的拍了一下夏紫凝挺翘的大臀,哼斥道:“山野丫头?紫凝,你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你大伯是南疆夏家的族长吧?其实,半年前,我在南疆,见过你大伯,还有你奶奶了。对了,许有容,许有姿,这两个是你的表姐吧?跟你长得很像呢。”

“杨大哥,原来你知道啊。”

夏紫凝听到杨云帆的话,也觉得十分的欢喜。

当时她奶奶病重,她知道消息之后,本想也下山去的,不过没过多久,他父亲就传来消息,说是奶奶病好了,是神医杨云帆给治好的。

她一直没有告诉过杨云帆,其实她老家是南疆的。而且,家族势力颇为庞大,祖父一辈当过开国的将军,为国家镇守南疆几十年,现在她父辈虽然不从政了,可在南疆地区的影响力,也是数一数二的。

杨云帆哼了一下,拍着胸口,了然道:“当然知道,从那年第一次见你,我就知道,我们是天注定的缘分……这辈子,你是我的人,逃不掉的!”

顿了顿,杨云帆深吸一口气,道:“至于轻雪那边,你不用管,我会搞定的!”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