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围观的战士们,听到这一大一小的对话,都是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候,老李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他一出去,其他战士都围了过来,问他什么感觉,是不是真的好了?

还有一些战士,伸出手来,偷偷去摸老李后背的针灸位置,就跟摸什么一样,搞得老李十分不自在。

过了一会儿,人越来越多,老李实在受不了,怒吼一声道:“都他娘给老子住手!你们这么好奇,自己进去让杨上校扎几针,不就好了?”

说完,老李看着一个年岁跟他差不多大的老战士,道:“老张,我记得你以前小腿受过伤,刮风下雨时不时要疼吧?这是风湿症,杨上校肯定能帮你给治好了。你别耽误了,否则到老了,有你受罪的。”

“是啊。是啊。老张,你也去看看。”

其他战士也跟着起哄道。

因为老李的老毛病,很轻松的就被治好了,所以其他人都对杨云帆的医术,十分的放心。排队看病的热情也高涨了不少。

部队驻扎在柴达木盆地附近,这里的气候十分恶劣,年月一久,人这身上,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毛病。不过,这些战士都是人民子弟兵,国土所在之处,就是他们哨所驻地之处。

没得选,没得挑,只能咬着牙。把自己训练成不惧严寒酷暑的钢铁人。

杨云帆自己其实没有当过兵,他当过一段时间雇佣军,那是极其不正规的游兵散伍,他个人是非常崇拜和敬佩国家军人的。

所以,对这些士兵们的身体,都看得十分仔细。哪怕是一些没什么毛病的,他都给开一些调理身体的药材。虽然这里的生活条件差一点,但是军区后勤部倒是不缺钱,药材都可以在附近的城镇买到,杨云帆就放开了手脚开药。

而那个医疗兵小王,则是成为了部队里面最忙碌的人。因为,整个驻扎地区的士兵里面,只有他懂一些中医。

不过,忙碌之中,小王却是十分开心。因为过得十分充实,还学到了很多知识。其他的医疗兵战友,对他都是羡慕嫉妒啊。可是,谁让他们不懂中医呢。

……

两天两夜,杨云帆都没有怎么睡觉,总算是把千把个人的营地士兵,所有的健康问题都处理了。

这让所有驻扎部队的士兵,都十分感动,不少人劝他休息休息。

不过,杨云帆觉得自己没问题,还跟那些士兵吹牛,说自己曾经在战场上三天三夜没有睡觉,还要防备敌人的偷袭……现在这点小疲倦,根本不算什么。

只是,士兵们好奇的询问,杨云帆在哪里进行实战,杨云帆瞬间语塞。娘的,那可是在阿富汗当雇佣兵的事情。说出来,实在没面子。

没办法,杨云帆只好故作神秘的指了指北边……随即,士兵们一阵恍然,他们想到了传说中苏俄留下的神秘的西伯利亚训练营,那个魔鬼的训练营,全世界最强兵王的传说出处。

好吧,其实那个训练营,在二十年前,就已经解散了。不过,这是士兵们口口相传的圣地,算是精神信仰吧。

再加上杨云帆的名气之大,可谓是轰动世界,士兵们也觉得,杨云帆没有必要忽悠他们。还有人追问,杨云帆在北方过得是什么日子。于是,杨云帆又开始了天马行空的瞎聊。

事实上,杨云帆确实在西伯利亚带过一段时间。

对于那里的气候环境,人文景观,都十分了解。时不时,他嘴里还能冒出几句俄语,这就让士兵们更加的信服了。

……

吹牛,看病,杨云帆两天时间跟这里的士兵们打的火热。

只是,跟他一同前来的几人,却是觉得十分想不通。

吃过晚饭,叶轻雪,叶轻眉等人在房间里休息,顺便讨论上了昆仑山,该怎么打擂台。至于蛇羽,则是拖着御龙神,阿瑞斯在附近巡逻。

闲来无事的少女吃饱了之后,便拉着杨云帆坐在边墙哨所的围墙上,望着这里清澈的星空,数星星玩。

这里的星辰十分美丽,或许是气候干旱,空气中的水分很少,星空也格外的清爽。

少女对于这种气候,最为喜欢了,这让她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杨大哥,你为什么喜欢这些当兵的?他们身上老有一点臭烘烘的味道。反正,我不大喜欢。”少女对于杨云帆跟那些没文化,没什么见识的士兵打得火热,十分的奇怪。

在她心目中,他的杨大哥,是一个博学,充满智慧,才华横溢,名动世界的大人物。他整天跟一些没文化,皮肤黝黑,不是在训练,就是在巡逻,就跟机器人一样的士兵,能有什么话题好说的?

闻言,杨云帆却没有斥责少女,他知道少女的成长环境,让她对于底层的普通人,并不关心。

她的世界里,姐姐是名动天下的强者,是神龙集团的凰姐,有着血凤凰之称的盖世女豪杰。另外,整天陪着她玩,不时被她拉出来喊单挑的牛大力,是北美各大通缉榜上常年悬挂,代号夔牛大将的风云人物。

就连常常被她颐指气使,责怪其笨手笨脚的“医生”,也是港岛地区十分优秀的外科专家,好几篇论文引起过国际轰动的人物。

她对于普通人的生死,基本不关心。

“天琦,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你这个问题呢。不如,我唱一歌给你听?”

杨云帆知道,对于少女说教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她这个年纪,正处于叛逆期,强行将自己的世界观,覆盖给她,并不是什么好事,说不定还会引起对方的逆反。

少女闻言,顿时拍着手,眉开眼笑的期待道:“好啊,好啊。杨大哥,我们认识这么久,我还没有听过你唱歌呢。”

杨云帆咳了一下,清了清喉咙。

然后,他站了起来,望着远方一望无际的荒原,声音悠远而怅然的唱了起来:“说句心里话,我也想家,家中的老妈妈,已是满头白……我懂得从军的路上风吹雨打……”

他的声音不算特别的高亢,略微有一些低沉,音调也不是特别准,属于瞎哼哼级别。可这歌曲,情感饱满,字里行间,写的都是当兵人的生活和心态……如今,他们又在这边远地区的驻地部队,极容易形成情感共鸣。

少女听了一半,眼泪就止不住的留下来了,她拉一下杨云帆,不住道歉:“杨大哥,我错了,你别唱了……唱的我好想哭。他们这些当兵的,好辛苦啊。我以后不说他们臭烘烘的了。”

微微顿了顿,少女仰起头,望着漫天的星空,低喃道:“其实,我跟他们一样,我也想我妈妈呢。可是,我都不知道,我妈妈是谁……”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