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略微沉默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一个医疗兵大胆问道:“杨上校,我们这里止痛药倒是有一些,可是你说的什么温通气血的膏药,我们倒是真没有。市面上虽然也有一些,类似虎骨痛风膏之类的东西,但是那些膏药的效果也很一般。”

闻言,杨云帆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那些市面上的膏药,也只能应付一下软骨挫伤之类的小毛病。老李这个坐骨神经痛,有一些年月了,湿气入骨,还是得用针灸治疗。只是这针灸,一次也不一定能治好。需要半个月左右吧。”

杨云帆想了想,又道:“我在这里待不了那么久,你们懂中医穴位吗?等会儿,我给老李针灸的时候,你们可以记一下手法和穴位。”

这时候,几个医疗兵看来看去,最后,一个毛头小伙子举手,道:“杨上校,我懂一些。我爷爷是乡下的赤脚医生,小时候教过我一些。《经络穴位图典》我也背过的。”

听到这话,杨云帆眼睛一亮,看了那个年轻的士兵一眼,然后对陈上校笑道:“陈上校,你们这部队,真是藏龙卧虎啊。《经络穴位图典》可是很难记的,能背下这么一本医学典籍,十分难得。”

“哈哈。是吗?”

陈上校一听自己手下的士兵能被杨云帆这样鼎鼎大名的神医夸奖,也是面上有光,笑的十分高兴。

至于那个年轻的士兵,被大家伙盯着看,更是紧张的满脸通红,挠着脑袋,有一些不好意思。

“老李,来,到这边,脱了衣服。”

杨云帆一边招呼的那个老兵,一边对那些医疗兵,说道:“但凡是感寒受湿,寒湿阴邪,多半是下半身遭罪,尤其是足太阳经脉反应最大。这条经脉,夹眷抵腰,循膂络肾,合胴贯腨。一旦寒湿阴邪,凝滞经络,影响最大。”

“如果要温通筋脉,自然要选足三阳经与督脉经穴,远近配合。”

督脉在肩胛部左右都有分支,走向足太阳经脉,穿入于脊柱两旁肌肉之内,治疗这种坐骨神经痛时,具有辅助作用。

“你先趴到床上去,穴位基本在你背后。”此时老李已经脱了衣服,杨云帆示意他趴到医疗室里面的那张小床上去,然后,杨云帆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拿出一包银针。

“看好了,先取肾俞、次髎、环中、阳陵泉、梁丘、丰隆等穴位,用毫针刺激。”

杨云帆一边说,一边将一枚枚毫针,使用重泄的手法,刺入到老李的穴位之中。

不过,做完这一切,并不是结束,他又让人拿来艾条,点燃了,以温灸的方式,在这些毫针的上面,灸2o分钟左右。

等到老李的那些穴位的局部皮肤都出现了一些灼热潮红,他才慢慢拿下来。

“记住,在艾灸的时候,毫针每隔5分钟,都要提插催针一次,这样才能使气血流转的更快,不至于让气血堵塞在这个位置。”

杨云帆一边说,旁边的几个医疗兵,不管懂不懂,先拿笔记本记下来。

以后不懂,可以查资料。但是眼下,杨云帆这个大神医的教导,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这是第一组穴位。第二组,再取命门、腰阳关、大肠俞、环跳、足三里、膝眼等穴位,按照上面的方法,继续针灸一遍。做到循经远近相伍,气血调和之功效。”

说到这里,杨云帆并没有完全动手,而是指着刚才那位说自己懂一点穴位的医疗兵,道:“来,你来用针灸。让我看看你的水准。”

“好的。”被这么多人盯着,那个年轻的战士显然有一些紧张,不过他还是出列,接过了杨云帆手里的银针,在杨云帆鼓励的眼神之下,开始在老李的身上针灸。

“啊呀!小王,你轻点。可别把我扎漏气了!”

老李不知道是不是跟这个年轻战士开玩笑,故意做出一个很夸张的叫声。

“哈哈……”

其他人都是轰然笑了起来。

不过,那个年轻战士却没有上当,看了杨云帆一眼,而后回头斥责道:“老李,你别瞎咧咧的,我这穴位可没扎错!你别想唬我!”

杨云帆看了陈上校一眼,对他点头道:“这位小战士的手法很稳,看来他很有两把刷子啊。”

等到那位小王战士,把银针都插在老李身上之后,他又学着杨云帆的模样,给老李艾灸温灸了大概2o分钟,依次取下银针。

“老李,感觉怎么样?”

所有人的都十分期待的看着老李。

老李趴了半天,身体有点僵住了,甩了甩手臂,然后扭了扭腰肢,小心翼翼的走了几步,惊喜道:“确实好了许多!以往我这腰部,总有一点说不出的胀痛,现在可全好了,轻松了不少。小王,你还是有点本事的嘛。”

那个年轻战士被老李夸奖,嘿嘿一笑,然后道:“让我自己开处方穴位治疗,我还做不到。这都是杨上校的功劳。我就是个劳力。”

“你这样的劳力,现在可难找了。要是你退伍了,找不到好工作,可以来湘潭市找我。我们军区医院的针灸理疗科室,很缺你这样的劳力啊。”杨云帆露出一丝微笑,夸奖道。

小战士闻言,露出腼腆的笑容,挠了挠头,不时去看陈上校。

见此,陈上校虎眼一瞪,骂咧咧道:“你小子看我做什么?难不成,你小子还想当一辈子大头兵啊?现在杨上校看得上你,那是你小子八辈子修来的福气。等你过两年退伍了,就去找杨上校。他这么大一个神医,又是军区医院的大领导,还能坑你小子不成?”

“没有没有。我可没有这么想。”

小战士哪里会这样想,他只是觉得陈上校才是自己的老大,他没有开口说话,自己当然不好答应。

这个陈上校虽然脾气不大好,对手下一直骂骂咧咧的,不过这是他性格使然,不会表达感情。其实,他对手下的士兵,一向都很上心。看到小王能有一个好出路,心里也十分高兴。

顿了顿,陈上校又当头棒喝了一句,道:“不过,你可别骄傲自满,两年内,还得给我老老实实的当你的医疗兵。”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