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帮人看病而已,不会累着的。”

杨云帆对叶轻雪笑了笑,而后道:“你们吃完饭,早一些休息,明天,让蛇羽和御龙神护卫着你们,到处逛逛。这昆仑山,可是有不少神秘的地方呢。”

“不着急,我等你看完病再说吧。”

叶轻雪一边说,一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瓶饮料递给杨云帆,道:“这瓶饮料,你拿着。口渴的时候可以喝。你给人看病,一说就是说一天,口水都说干,这里可没有小护士给你泡茶。”

“谢谢老婆大人体贴。”杨云帆接过饮料,笑了一下。

……

晚饭是在大食堂解决的,因为昆北这边的驻地,是处于柴达木盆地的荒野区域。

杨云帆想要跟在家里一样吃到各种美味,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部队炊事班的战士们,自己养着牛羊,鸡鸭,想吃的时候,就宰杀几头,比起外面的饭店,倒是新鲜放心不少。

就是蔬菜少了一点……

虽然现在是夏季,不过这个区域,普遍缺水,干旱问题比较严重,蔬菜种植起来比较麻烦。

一般,部队都是间隔一个礼拜左右,就去临近的镇上,收一卡车外地的蔬菜过来。好在这里天气干旱,东西也不容易坏掉,凑合着吃,倒也没问题。

为了迎接杨云帆等人的到来,陈上校还特地将让炊事班的兄弟,烤了一只羚羊上来。

这让杨云帆吓了一跳,这可不是在非洲啊。国内的羚羊,大部分都是保护动物,这要吃下去,出事了怎么办?

闻言,陈上校倒是不以为意,笑着说,这羚羊不是打来的,而是野狼咬死了,来不及吃,他们的战士出去巡逻现了,放一个空枪,吓跑了野狼。然后,顺便把这羚羊拖回来。

杨云帆听了这话,瞬间觉得这个敦实的陈上校也是一个貌似忠厚,实则腹黑的家伙啊。

这个借口好!

反正吃一头羚羊而已,也不算什么大罪过。

说真的,杨云帆都没有吃过国产羚羊是什么味道呢。

这东西,在阿富汗那边,倒是十分常见。是属于帕米尔高原特产的山地野味。

这一顿肉,一顿酒吃下去,原本不熟悉的两人,瞬间成了好朋友。

吃饱喝足了,杨云帆也不嫌累,直接喧宾夺主,到了驻地的卫生所,让战士们有病没病的,都排队来看看。

战士们都十分年轻,脸皮比较薄,面对鼎鼎大名的神医,有着华夏第一军医之称的杨云帆,有一些不敢去,而是围着互相推搡。

陈上校一看,这也太浪费时间了,他直接点名道:“按照年纪,从大到小,各连指导员负责,排个顺序!我记得咱们驻地,老李你年纪最大,我来的时候,你都在这里当了十五年兵了,你的腰腿一到冬天,不是经常痛吗?杨上校好不容易来一次,让他给你看看病!”

“对,老李,你先来!尊老爱幼嘛!”

年轻的战士们一顿哄笑,然后,将一个身材矮小,但是十分壮实的老兵,推了出来。

“安静!都别吵了,你们一个个排好队。”

陈上校喝斥了一声,然后带着老兵,走进杨云帆的临时办公室。

杨云帆坐在主治大夫的位置上,几个原本部队卫生所的医疗兵,则是在一旁站着,想看看神医杨云帆如何看病。

“杨上校,老李是我们这里的老兵了,入伍得有二十五年了!咱们驻地的所有关于电的东西,从电灯到电话,都是老李帮忙搞的。他可是技术骨干。不过,他的腰腿有一点问题,一到冬天,就难受的要命。你给看看?”

陈上校对杨云帆介绍道。

他对于这里的每一个士兵,都十分了解。

大家驻扎在这个苦寒之地,都不容易,算是相依为命。

“老李,别紧张,先坐下。”

杨云帆看着旁边,那个虽然身材矮小,但是十分壮实的老兵,笑了笑,指着前面的椅子,让他坐下。

“谢谢长官!”

老李啪的敬了一下礼,然后端正的坐在杨云帆前面的椅子上,脊背挺得笔直。

“老李,你把手伸出来,我把把脉。”

杨云帆看了一眼老李,对于老兵,他心中十分的尊敬。

能够二十五年如一日,坚守在这山地苦寒之地,绝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他这是将人生最好的二十年,奉献给了国家。

这样的战士,才是国家的脊梁。

略微感受了一下老李的脉搏,杨云帆沉吟道:“寸关部脉象有一些沉缓,看来,有一些寒湿之气,凝滞在你的体内,让你的气血有一些不通。”

“张嘴,再给我看一看舌苔。”

杨云帆说完,老李便张嘴伸出舌头。

他的舌质淡红,舌苔有一些白腻。

这是很典型的,体内有寒湿之气的表现。

只是,这里虽然冬天很冷,可气候干燥,倒是不该有湿气才对。

不过,杨云帆相信自己不会看错,便询问道:“老李,冬天的时候,你一般腰腿疼痛,在哪个部位?是不是腰椎第4根,第5根这个部位?嗯,就是后背屁股上面,那两个凸起的位置?”

“嗯?”

闻言,那个老兵面色变了变,点头道:“对,杨上校,你怎么知道?”

杨云帆见老李变色,却是笑了笑道:“这里虽然冷,但是冬天不潮湿。你这毛病,寒湿之气凝滞体内,多半是因为你出去执行任务,冬天的时候遇到雨雪,然后你一路赶路,汗出遇风雪,倒逼寒气入体,导致的。”

“这种情况,次数多了,哪怕你身体再强壮,腰骶部,以及双腿膝部,都会出现酸软,还有冷痛。”

“当然,有时候也会出现麻木感。这种毛病,一开始作的时候,可能并不明显,时有时无,你或许也不会在乎。但是,年月一久,症状就会越明显起来。下不了床,走不了路,都是有可能的。”

“真是神医啊!”

老李还没说话,旁边几个医疗兵则是忍不住拍手称赞。

而后,他们七嘴八舌的道:“杨上校,你是不知道,去年冬天的时候,老李这腰腿痛作起来,简直冷痛难耐,连行走也困难,我们这里缺医少药的,本想送他去省城医院的。不过老李这人,脾气倔。”

“好在,风雪一过,天气转暖,他这病又好了。我们当时也就没当一回事,现在看来,他这毛病,不轻啊!”

杨云帆笑了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毛病。简单点说,就是坐骨神经痛。天冷的时候容易作,天气一暖,它就好了。不过,作的时候,确实挺难受的。要治疗呢,也不算太难,只需要温通气血,散寒除湿,就可以了。”

其他几个医疗兵听了杨云帆的话,只觉得神医就是神医,说话让人高山仰止。

这温通气血,散寒除湿,说来简单,可做起来,却是十分艰难的。毕竟,天底下患了寒湿之症的人那么多,然而治好的,可也没几个!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