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之后,重阳佳节,昆仑麒麟崖!”

回过身来,杨云帆念叨了一句。

他端详着手中的请柬,还有一些做梦一样的感觉。

能收到昆仑派掌教无涯道人出的请柬,那向来都是修真界德高望重的前辈高人的待遇,也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在杨云帆的想象中,过个十年八年,他大概也能收到这种份量的请柬了。

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估计,这跟他在非洲,一刀斩断了智慧尊者一条手臂有关。

“嘿,天下第一刀,这个外号听起来的确是霸气。可惜啊,我明明是一个飞剑爱好者啊。”

“身背双剑,独上昆仑,连挑昆仑九大长老,剑未出,却已逼退无涯道人,震惊天下,这才是我辈用剑帅哥该做的事情。被人当成是用刀高手,还被昆仑掌教当着众人夸赞刀法高,啧啧,总觉得十分怪异。”

杨云帆在一边嘀嘀咕咕的,因为收到了昆仑派的请柬,他整个人因为兴奋,显得有些神经质了。

不过,在杨云帆的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一个红裙少女。

此时,少女听到了杨云帆的嘀咕,忍不住把脑袋凑了过来,神情兴奋的道:“杨大哥,你真的打算挑了昆仑派吗?算我一个怎么样?咱们两人联手,我仔细想过了,有三分把握可以破了昆仑护山大阵,杀到玉虚宫门口!”

“不过,昆仑九大长老,会一种叫什么黄河九曲大阵的阵法,我听姐姐说过,十分厉害,我没什么把握可以破开。杨大哥,你那惊天一刀,如果能破开他们的大阵,我想我可以击伤他们。要不,我们试试?”

少女神情激动,嗜血的舔了舔舌头,对于那烈火焚昆仑的景象,充满了期待。

见到少女一脸憧憬的模样,杨云帆瞬间被吓了一跳,整个人也冷静了下来,他忙道:“丫头,我随便开玩笑的,你千万别当真啊……挑昆仑派?我又不是傻子!”

只是少女听了这话,却是嘟着嘴巴道:“可是,我听纳兰熏那个老女人说,杨大哥你为了救我,把智慧尊者的手都砍下来了。我听姐姐说过的,婆罗门和昆仑派是全世界最不能惹的两大势力。”

这丫头言下之意是,杨云帆连智慧尊者都能砍,不是傻子,是什么?

“那能一样吗?形势逼人!我也只能做一次傻子了。”

杨云帆想起那一幕,也是有一些后怕。当初他根本没有想那么多。

“嗯,傻子。我喜欢那样的傻子。”

少女想象着那一天,杨云帆一定是身穿百战神袍,脚踏五彩祥云,帅气的一塌糊涂,从大魔王智慧尊者手中救下了她,他就算是傻子,也是傻子里面的盖世英雄!

见少女眼眸带水,说不出的*,望向自己,含羞带笑……杨云帆哪里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他立马咳嗽一声,道:“没什么事情,你回去看电视吧。我得回房间,准备一些资料,明天我就要回医院上班了。”

说着,杨云帆转身就要往自己的房间里逃。

他嘴里默默的念叨着:“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咚咚!咚咚!”

却在这时,他们家的大门被人焦急的敲了起来。

“杨老大,救命啊。你在不在?你快开门,我是许强啊!”很快,门口就传来了许强那喇叭一样的大嗓门。

杨云帆一听是许强来了,心里十分高兴。

许强被他打去了乡下搞药材种植园,除了药材成熟了,会进城给自己送一批来看看成色,平时几乎都不怎么来湘潭市。今天倒是巧,这家伙竟然上门了。

不过,杨云帆仔细一听,许强这家伙,竟然在喊救命?

“许强,你怎么了?被人追杀啊?”

杨云帆打开大门,让许强进来。

这家伙跑得满头大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被人追杀,到杨云帆这里来躲祸来了。

“谢天谢地,杨老大,你在家。”

许强没有功夫跟杨云帆开玩笑,一见杨云帆,就拉着他往外面跑:“杨老大,你快来,在车上!我侄子小磊快要不行了啊!”

“小磊怎么了?”

杨云帆记得,许强有个侄子,是他去世的大哥留下的,一直住在乡下,杨云帆上一次去许家还见过。是个很聪明懂事的小男孩。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个臭小子,我就上山转悠了一圈,等回来,我嫂子就说他不行了。这医院的医生,我也信不过,只能跑来找杨老大您救命了!”

许强一边说,一边带着杨云帆来到他的车上。

小孩子一脸的青色,气血虚弱的很,两只眼睛全是血丝,嘴唇干,正捂着肚子缩在车里,一动不也不动一下。

“杨叔叔……”

看到杨云帆来了,小男孩忙要撑起身子打招呼道。

他的嘴唇十分干燥,嗓子也有一些嘶哑了,说话的时候,看得出,他十分的艰难。

“小磊你别说话!让叔叔我先看看!”

杨云帆连忙摸着孩子的脉搏,脉搏细弱无比,他再一看孩子的舌苔,十分白腻,淡薄。

杨云帆看完了之后,回过去,怒视着许强,生气道:“小磊拉肚子,都拉的脱阳了,烧也厉害,快39度了!你怎么看孩子的?都这样了,才送到我这里来?早干嘛去了?”

许强想解释什么,可是他张了张嘴巴,不知道说什么。

小磊是他侄子,他大哥死的早,侄子病成这样,确实是他的错。

“杨叔叔,不关二叔的事情。”

小男孩看到杨云帆训斥许强,忙撑起身子来,要帮许强辩解几句。

“小磊,你先别说话。叔叔抱你,进屋子再说。”杨云帆抱起小男孩,然后就朝着自家走。

一边走,他一边问许强道:“孩子到底怎么弄的?这情况有点像中暑,但是,感觉是吃了什么药,不对症,所以情况严重起来了。你给我仔细说说!”

许强苦着脸道:“具体情况我也不大清楚。这臭小子,今天中午跟几个村里的孩子去水库游泳。他说回来路上很热,就在小卖部买了一瓶冰镇可乐,结果喝下去之后,回来就拉肚子烧了。”

“我嫂子说,看他拉肚子,以为是中暑了,就给他喝了一瓶藿香正气水。这个药,杨老大,你也知道的,治疗中暑效果很好的。我也没想到,喝了药之后,他下午的时候,烧拉肚子反而更厉害了。然后,胃也烧得厉害,嗓子也很疼。没办法,我才送到您这里来的。”

杨云帆一听这话,就明白了。

他顿时无语道:“藿香正气水治疗中暑效果是挺好的。但是,这也得分人!又不是什么人,喝下去都管事的。”

“你看小磊,身体这么瘦!一般瘦人多为阴虚,就是说身体里的阳气过于旺盛,阴气不足。而藿香正气水呢,它里面所含的药材,大多是偏温的、健脾化浊的药。”

“小磊本身属于阴虚,又晒太阳中了暑,你给他喝藿香正气水,就等于是火上浇油了。而且,藿香正气水含一些酒精成分,喝下去,孩子能不嗓子疼?胃能不烧得慌吗?”

“这……”

许强挠了挠脑袋,他自己还以为孩子得了什么大毛病呢,所以吃药不管用。此时听杨云帆一说,他才明白孩子是喝了藿香正气水,引起的严重症状。看来,这藿香正气水治疗中暑虽然效果挺好的,可是也不适合任何人。

这时候,他不由看向杨云帆道:“杨老大,那现在该怎么办?孩子烧,拉肚子,这都快一天了。”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