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说了几句,对方就关了通讯器。

这让朱雀小队的两位队员,有些摸不到头脑。

老张年纪大一点,见多识广,知道对方可能是不愿意暴露身份,此时虽然奇怪,不过也不愿意多管闲事。

他拍了一下手掌,道:“算了,咱们也别管这么多了,等这个小姑娘醒了,让她早点回家,也是对的。这么点大个孩子,放国内,也就是个初中生吧。是不该到处乱跑,而且长得这么漂亮,一个人跑来非洲了,换我是她的家里人,也担心的很啊。”

“嗯,也是。”

老李看了一眼那少女睡着的容颜。

她眉目如画,明艳动人,似水似山似天上云彩,仿佛有一种魔力,让人沉浸其中。

“嘿,老李,你看什么呢?”

老张一看老李跟入魔了一样盯着少女看,不由在他耳边喊了一句。

老李这才回过神,讪讪道:“还别说,这小姑娘,长得真是妖!小小年纪,就一股子妖气,长大了,真是不得了!”

“那也不管你的事!”

老张却是冷嘲热讽了一句,他还以为自己这战友,有什么歪心思呢,不由有一些鄙夷。

老李一看老张这话,不由怒道:“你想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吗?”

两人不由推搡了几下,骂咧咧了几句。

却在这时,两人猛然感应到了什么,连忙跑到了外面的草坪上。

碧蓝的天空上,骤然间,一道人影从天而降。

他带着万钧重力,如同泰山压顶一样,轰然一下,狠狠砸在地面上,使得这片大地,都跟着晃动了一下。

烟尘滚滚之中,一个铁塔一般的大汉,从草坪上走了出来。

“娘的,找了一晚上,总算找到这里了。”

他长得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好像一个小张飞。他一开口,声若巨雷,震得整片山谷都在回荡。

他一步一步从草坪中走出来,龙行虎步,势如奔马,似乎无可阻挡。

这人,正是华夏炎黄铁卫之中,赫赫有名的战神,神盾铁卫,江破浪。

“江将军!您总算来了。”

朱雀小队的三名队员,连忙跑出来,迎接他。

本来江破浪说半个小时到,结果现在天都亮了,他才到。不过,人到了就好。

江破浪看了这几人一眼,嗯了一声,然后道:“你们队长,纳兰熏呢?”

“那个,队长受了一点伤,身体不大舒服,昨晚又在病床,陪了杨上校一晚上了,现在可能还没起来呢。”其中一个队员解释道。

“啥?纳兰熏在病床上,陪了杨云帆一晚上?这都生病了……”江破浪摸了摸脑袋,满脸震惊。

他早就怀疑,纳兰熏跟杨云帆又一腿,这两人出任务的时候,几乎形影不离,可是都受伤了,在病床上,还这么折腾,这也太乱来了?

他不得不佩服杨云帆和纳兰熏。

真是年轻人,精力旺盛啊!

而后,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道:“这事情,叶轻雪不知道吧?”

“叶小姐,昨天也在病房,陪着杨上校。”

老李补充了一句,而后狠狠看了一眼刚才说话的老张道,对江破浪解释道:“将军,是病房,不是病床!您听错了,都怪老张这破口音!”

“操!老子还以为是在天上转悠太久,耳朵出现幻觉了。我就想,我那杨兄弟,也不可能这么乱来。”江破浪怒目圆睁,狠狠瞪了老张一眼,这破口音,让他以为自己听到了多么牛逼的八卦。要是朱雀小队的队长跟杨云帆在病房内偷情,然后队员们在外帮忙把风,那就是真牛逼了!

敢情,是他听错了。

江破浪晃了晃脑袋,对老李道:“你带路,我去看看杨兄弟!”

“好!”老李马上在前面带队。

不过一会儿,纳兰熏,叶轻雪,张少校等人也都听到了江破浪的声音,跑了出来。

“小朱雀,听说你受伤了,没什么事吧?”

江破浪看到纳兰熏跑出来,看了一眼,现她脸色有一些苍白,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事情,小伤而已,养几天就好了,倒是杨云帆,恐怕……”纳兰熏欲言又止,摇了摇头道。

江破浪闻言,却是笑了起来:“杨兄弟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他这一刀,可是把天都劈出一个洞了。”

“现在,不但厉禁元君知道了,连最高长也知道了!前几天,他在英格兰为国扬威治好了菲利普亲王之后,内部就有很高呼声,希望为他授少将衔。不过,他得从湘南军区调出来,进入总后勤部,接管总后勤部的卫生局。那可真是一个肥差啊。”

“本来这些事情都快成定局了,然而,现在这事情一出,别说湘南军区不同意,总参这边肯定也不同意了!就在刚才,厉禁元君已经跟我通过气了,让我带杨兄弟回京城,一是为他疗伤,二也是为了保护他。他这一受伤,不知道有多少魑魅魍魉跑出来,要搞事情了。”

看到一旁的叶轻雪面露担忧之色,江破浪安慰道:“弟妹,你也不用担心。杨兄弟这一年来做的事情,太多了,而且功劳之大,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再说了,他还年轻,未来还长着呢,去京城养伤,就当休假吧。你也可以顺便回家住几天,叶老爷子,可是很想念你的。”

叶轻雪想了想,京城是华夏都,有很多神医,也有很多高手,对杨云帆养伤,确实不错。

她沉吟了一会儿,就同意了,道:“我会和杨云帆说的。”

江破浪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他们一群人走进病房内,刚要去推门,现杨云帆已经醒了。

不过,江破浪没有打扰杨云帆,而是在门口静静的看着他。

……

病房内。

“嘶……疼!”

杨云帆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悲剧的现,自己动弹一下就钻心的疼。

而且,他全身上下都绑着绷带,手脚更悲剧,还打上了厚厚的石膏,石膏里面抹了一点草药,味道十分浓郁。

他仔细感应了一下,脸上就露出了一丝苦涩,自语道:“真是的,全身上下,八处粉碎性骨折……这一招,可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为了断他一只手,我自己差点成了废人。”杨云帆苦叹了一句。

他把这一年,辛辛苦苦收集下来的功德之力,全部耗尽了不说,此时他全身的经脉差不多都断了。

当初,他中了智慧尊者的一真法界,或许可以找厉禁元君破开。可是现在,已经用不着了。

因为,他的经脉寸断,灵气都已经散光了!一真法界的禁制,已经自动解开了。

只是,解开也没用,他此时调动不了任何灵气,他的修为,已经全部废掉了。如今,他真是彻头彻尾的一个普通人了。

不过,杨云帆虽然在叹息了,然而,脸上却有一丝洒脱之意。

他修炼到如今这个程度,其实花的时间并不算太长,大概也就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他还年轻,以后完全可以更上一层楼。

再说,舍掉一身的修为,他还有神乎其技的医术,那是谁也夺不走的。

他的根基,仍旧在。

怕什么?

大不了,从头再来!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杨云帆呢喃了一句,而后嘀咕道:“其实,仔细想想,这一次,也不算太亏。学会了战巫一族的九龙鼎纹,而且,它们在跟智慧尊者拼命的时候,好像自动晋阶了!”

此时,杨云帆闭上眼睛,细细感应了一下。

在他身体内部,每一块骨骼的表面上,竟然出现了一丝丝金色的纹路。

这纹路,古朴玄奥,像极了殷周时代出土文物,大鼎之上的那些铭文。

就像是心脏跳动一样,它们不时闪烁一下,虽然进程很慢,却是在慢慢的修补着杨云帆断骨的伤处。

“原来如此!”

“战巫一族的战纹,第一层是练皮,第二层是练骨,练筋膜!第三层,不出意外,应该是修炼内脏……倒是跟华夏古武内家拳,一脉相承。然而,威力上,却是强大了无数倍!”

杨云帆睁开眼睛,脸上有了一丝笑意。

……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