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赢了吗?”

“老张,你打我一下,我是不是在做梦!”

在杨云帆的不远处,几个朱雀小队的队员,都是面面相觑,彻底的愣住了!

那可是佛国第一高手,婆罗门第一尊者,有着无限接近菩萨境界实力的智慧尊者!

他遇到了杨云帆,只说了几句狠话,然后拔腿就跑,已经是让人难以相信了。可是,杨云帆那一刀,惊天地泣鬼神,智慧尊者连逃都没有来得及,留下了一只断手。

此时那手落在地上的血泊之中,惨白无比,五爪蜷曲着,看起来是格外的狰狞,也格外的真实,一下子把众人的注意力,拉回到现实当中。

“麒麟大人……真的赢了?”

“杨云帆,你太棒了!”

朱雀小队的成员,和纳兰熏,只是愣了愣,而后便惊喜无比,带着激动的心情,飞快的跑到杨云帆身边。

甚至,纳兰熏都忘记了自己身上受了重伤。

“加布里,你说,巫师大人,是不是天上的神诋?那一刀……”

一旁的黑人土著邓加已经彻底傻眼了,他就差跪在地上,去请问杨云帆的鞋子了。若是说以往对于杨云帆的本事还有一丝怀疑的话,此时,邓加却是彻底被杨云帆震住了。

刚才那个穿着白色僧服的老者,已然是如同神佛一般的存在,可是,竟然躲不过杨云帆一刀。

“我也不知道。不过,巫师大人,真是太厉害了!”

加布里摇摇头,他脑海中回荡的,仍旧是杨云帆那跨出一步之后,身上九龙鼎纹闪烁起来的盖世凶威。

这九龙鼎纹还是他帮助杨云帆炼成的,可是在杨云帆手中的威力,却比在他手里的,强上无数倍。

这时候,一群人,飞快的朝着杨云帆跑过去。

“杨云帆,你太棒了,快教我,你这一招,是怎么练的?太拉风了!”

纳兰熏第一个跑到杨云帆身旁,她双眼冒着星星,忘却了身上的伤痛,这一刻激动的难以自已,仿佛是她亲手斩断了智慧尊者一只手!

“不想他成为废人,就别动他!”

然而,就在这时,一旁一直以来沉默不语的教廷苦修士,却是骤然开口,拦住了激动的纳兰熏。

“嗯?你这老头,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想挨揍?”

纳兰熏不由恶狠狠的看了一眼那个教廷苦修士。

此时,杨云帆逼退了智慧尊者,让她也跟着信心大涨,而且,她这边人多势众,才不怕这个教廷的苦修士。

“这位女士,我没有恶意的。”

那个教廷的苦修士,在见识了杨云帆神乎其技的一刀之后,也不敢再与纳兰熏等人交手。

华夏人太可怕了,谁知道这群人当中,还有没有其他人,掌握刚才那等绝技?哪怕只有刚才那一刀十分之一的威力,他也没有把握能挡下来。所以,此时他说话也透露着一分客气。

“这位先生,他耗尽了力量,变得十分虚弱,目前,他的骨骼和经脉,都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你最好不要触碰他的身躯,这很可能会使得他原本就十分脆弱的骨头,一下子就散架了。”

那个教廷苦修士,一边解释,一边走过来。

慢慢的,他跪坐在杨云帆的旁边,看了他一眼,道:“你们不用担心,我没有恶意。我本是感觉到这边出现了大炎魔,所以过来镇压。要知道,中古世纪,有一只大炎魔出世,使得我的家乡,生灵涂炭。”

说到这里,那个教廷苦修士看了一眼杨云帆怀中那个皱着眉头的少女,道:“不过,她一身贵气,哪怕是睡觉的时候,也露出贵族傲然姿态。应该不是我教廷典籍之中记载的大炎魔。倒是智慧尊者刚才称呼她太阳金乌,比较合适。”

话是如此,这教廷苦修士,心中其实是担心,如果自己真要对这个少女做点什么,除非是杀光这里所有人。否则,他眼前这位青年伤势好转之后,若是为了这个少女,杀上教廷大本营,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够拦得住他那神鬼莫测的一刀。

既然打不过,不如做个朋友!

“我听明白了。你不想跟我们打了,是想帮忙救杨云帆?”

纳兰熏闻言,却是笑了起来。

她可不傻,估计是这个老头见到便宜不好占,又怕自己等人对他怀恨在心,事后报复,此时准备卖个好。

也罢!

杨云帆此时情况复杂,也不知道伤势严重到什么程度,自己也受伤不轻,能不动手,当然不动手。

“杨云帆?”

然而,当这个教廷苦修士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却是眼睛一亮,有一些惊喜,道:“你叫他杨云帆?难道,这是华夏神医杨云帆?就是前几天,在英格兰,救了菲利普殿下那一位?”

“是啊!你是英格兰人?”纳兰熏点了点头,承认道。

不过,她随即又皱了皱眉,有一些奇怪的看着这个老头,对他这么大的反应,有一些诧异。

“不,不是,我不是英格兰人。”

那个教廷苦修士摇摇头,而后解释道:“我叫阿弗莱克,其实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小孙子,他刚出生,可是,不知道为何,得了一种怪病。我拜托了教廷内许多朋友来治疗,都没有治好。那些朋友告诉我,或许可以请华夏神医杨云帆看一看。”

“不过,我是一个苦修士,每年都有历练苦修任务。而且,华夏的炎黄铁卫,也不会允许我这样的身份,随意前往华夏……我只是没有想到,竟然能在这里,遇到神医杨云帆先生!”

“还请各位放心,我是希腊人,跟华夏没有任何仇恨!相反,杨医生治好的菲利普殿下,是我们希腊曾经国王的王储,我们都很感谢国王陛下为希腊人民做的一切。杨医生,是菲利普殿下的救命恩人,就是我们希腊人的朋友!”

那个苦修士一边解释自己的来历,一边又想跟杨云帆这边套近乎。

“我听明白了。你想找杨云帆给你孙子看病!但是,你看他现在这个样子……”

纳兰熏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的,但是她看人一向很准,凭直觉,他觉得这个叫阿弗莱克的苦修士,没有说谎。

只是,杨云帆伤势这么严重,都自顾不暇了,怎么给他孙子看病?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