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纳兰熏,我记得,你不是武警系统的吗?你什么时候,跑去炎黄铁卫了?还有,朱雀大人?这又是什么东西?”

杨云帆这会儿心情不错,找到了叶轻雪,马上可以回国了。而且,刚才的小矛盾也解开了。心情一好,他的思维也活跃起来了,对于纳兰熏摇身一变,成了什么朱雀大人,不由感觉到好奇。

“这件事,说那就来话长了。”

对于杨云帆,纳兰熏倒是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她坦然道:“炎黄铁卫是国安局内部的秘密部门,这个你是知道的。所以,炎黄铁卫的很多职位,都是由国安局内部系统竞争出来的。”

“我很早就加入了国安局,而且通过了政治考察。只是,炎黄铁卫乃是以军人之血,铸就钢铁长城,守卫华夏一族!身家清白只是第一条,除此之外,还需要要经历很多考验。这些考验关乎忠诚,关乎能力!”

“我当时运气不好,抽到了去湘潭市当武警……一些同期的国安战友,有的去了国外执行任务,又的加入了国内的秘密部门。也有一些去西北做反恐,反谍报的工作。进展都比我快。”

“这些事情太琐碎,我就不说了。总之,前两年,我明面上的身份,一直是武警大队的人,但是,实际上,我的秘密编制一直在国安局。而半个月前,陪着代表团去英格兰,是我的终极考验。”

说到这里,纳兰熏心情很不错的看着杨云帆,道:“多亏了你,这个任务的结果,完全过了当初的预估。所以,上级对我也十分满意,给了我最高评分!于是,我就顺理成章,进入了炎黄铁卫,成为了朱雀使。”

“不过,朱雀使这个身份,并不是真正的炎黄铁卫!”

“炎黄铁卫的真正名额,向来是十分稀缺的!每一个铁卫都拥有独属于自己的身份令牌。”

“比如,李去病将军,他的代号是阎罗铁卫,他有一枚阎罗令牌。这令牌内有独特的印记,可以通往我们国安局内部所有秘密基地。也可以签很多秘密任务指令。在我们内部,称呼他这个任务指令,叫阎罗帖。是不是很形象?”

“再比如,江破浪将军,他的代号是神盾铁卫!他是我华夏东南海域的终极守护者,常年坐镇海上防御基地。”

“他的神盾令牌,甚至可以调动海军基地的三大舰队!也可以调动沿海地区的一切防卫系统!另外,他还身兼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处长位置,可以说,在东南地区,他只要跺一跺脚,五个省都要抖一抖。”

当初杨云帆在华东军区出事,被薛家派来的宪兵逮捕,关进华东军区的审讯室。

江破浪肆无忌惮的闯入华东军区,把他带了出来,事后差点把华东军区司令部给砸了。

当时,杨云帆觉得江破浪简直霸气的一塌糊涂。此时,听了纳兰熏的解释,他才明白,根本不是江破浪霸气,而是那华东军区在名义上,根本就是江破浪的地盘!

只是,江破浪这人比较宅,一直呆在海上基地,宁可骑着海豚玩,也不怎么上岸来理会这些麻烦事。

“铁卫令牌,红底黑字,以背面书写炎黄二字!正面则是铁卫的代号,由厉禁元君耗费无数心血炼制。除了是身份令牌之外,这东西还是极为强大的法宝!”

“不过,我也没见过真正的铁卫令牌。不知道是什么样的?”

“我这朱雀使者的令牌,功能比不上铁卫令牌的一半,可已经十分强大!远我当年在蜀山学武时候,见到的任何法宝!真想见识一下,真正的铁卫令牌,是什么样子的……”

纳兰熏一边说,脸上露出羡慕的表情。

炎黄铁卫,以炎黄军人之血,铸就钢铁长城,守卫华夏一族!

若有一日,她也能拥有独属于自己的铁卫令牌,那才是真正的成为炎黄铁卫了!

“原来是这样啊……”

杨云帆点了点头,看向纳兰熏的眼神,多了一丝尊敬。

没想到这个一直以来,给他大大咧咧不靠谱印象的女汉子,竟然还有这么崇高的理想。

与此同时,杨云帆不由想到,当时自己在京城的时候,李去病带着自己去吃饭,吃完饭之后,他还给了自己一块令牌。那块令牌与纳兰熏的描述极为相似,也是背面铁画银钩的刻着“炎黄”二字。

至于正面,倒是没有什么字……也不像纳兰熏说的那样,如此神奇。

他的令牌,除了材料比较特殊,根本没有什么奇特之处。

或许,他还不是真正的炎黄铁卫。只是厉禁元君对他看好,先赐予了他令牌。或许等他什么时候做出足够的功绩了,厉禁元君才会赐他真正的炎黄铁卫令牌。

“好了,说的太多了。我们先回基地吧。我一路赶来,今天都没有吃东西。饿死我了。”纳兰熏见找到了杨云帆,任务完成了,她对于非洲也没有什么兴趣,此时恨不得立马飞回国内。

“杨云帆,你去跟你的两个非洲朋友告别吧。我带你飞回去!”

这时候,纳兰熏不由想到什么,哈哈笑了起来。

以往她实力不足,无法御空飞行,如今穿上了朱雀使独有的装备,飞起来斗篷猎猎,身后朱雀虚影浮现,那可是拉风的很。

她见了杨云帆,忍不住就想炫耀一下。

“嗯,也好。”

杨云帆跟邓加和加布里二人认识的时间不长,不过对这两人倒是挺感激的,要不是邓加救了自己,加布里照顾自己,给自己捕杀野味,采摘草药,还教会了自己铭刻巫族战纹,他此时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他走到两个黑人面前,有一些难为情道:“邓加,加布里,我马上要离开了,答应教你们拳法的事情,可能要失言了……”

“巫师大人……”

两个黑人也有一些舍不得杨云帆。

虽然他们认识的时间很短,不过却像认识了很久的好朋友一样。离别在即,两人也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心中的感情,只是道:“您一路走好,有空记得回来。我们会酿很多酒,等您回来,一起喝。”

“哈哈,好!一言为定!”

杨云帆听两人这么说,也是重重的点头。

他挥挥手,走到纳兰熏身旁,准备转身离开。

“咻!”

“咻!”

而恰在这时,天空上,两道迅疾如同闪电的光芒,一道自东南而来,一道自东北而来,一黑一白,划破天空,朝着这边飞来。

“什么东西?”所有人都不由眯起眼睛。

“砰!”

“砰!”

片刻之后,光芒散去,在杨云帆等人身前不远处的草坪上,那两道光影几乎是同时落了下来。

光芒退去,尘土消散。

在杨云帆等人的不远处,出现了两个人影。

其中一个,身穿简陋的麻布衣服,身形高大魁梧,看起来五六十岁,长着一个特征明显的鹰钩鼻,满脸沧桑,唯独一双眼睛十分明亮。

他有一头银灰色的卷,眼眸也是灰色的,跟华夏人,非洲人的长相都不一样。

他的胸前挂着一个银质的十字架,这十字架不时闪过一丝圣洁的光芒,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十分舒服,让人升起一种本能的感觉,似乎要对其顶礼膜拜。

“教廷的苦修士!”

“他胸前的十字架很独特,似乎是被教宗加持过。这老头身份不简单啊。如果把他抓回去,不知道能给我算多少功勋?”纳兰熏眼睛微微眯起,右手摸在自己的朱雀令上,一言不合就要动手。她对于欧洲这些教廷的苦修士,向来没有什么好感。

“小金乌,果然是你……你竟然耗费了如此大的灵力,变得如此虚弱?倒是便宜了我。”

在另外一边,一个身穿白色僧服,看起来慈眉善目的老者,赤着脚,凌空而立在那里。

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张少校背后的少女,精芒闪烁,不怀好意。

“嗯,这人又是谁?好可怕的修为!即使站在我身前不到十米,我也感应不到他的气息。他的气息可谓是浑圆如玉,一丝一毫都不再泄露。这是达到一身一周天的极致境界了!”

“除厉禁元君之外,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强者?”

纳兰熏的脸色莫名变得恐惧起来。

刚才那个教廷苦修士出现的时候,她还有与之一战的勇气。可是,面对这老僧,纳兰熏连与之一战的勇气都没有了!

这老僧太强了,或许只有厉禁元君能胜他半筹!

“这人是谁?好熟悉的气势……”

杨云帆看到这个老僧之后,只觉得这个人是如此的熟悉。

他确信自己没有见过对方,可是对方身上那种气势,他却是极为熟悉。那种气势,在虚无之处骤生一个世界,世界之内无线坍塌,这一次次轮回,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的因果……

“难道是他!”

一瞬间,他脑中如同过电一样,浑身毛孔也跟着紧缩了一下。

他一下子认出来了!

他的目光之中,顿时跃起嘶嘶的怒火,死死盯着这个老僧,一字一顿,咬牙切齿道:“智!慧!尊!者!”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