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下,邓加和加布里,可急坏了!

这是一个误会啊!

他们明明告诉这两人,巫师大人就在后面了,马上就来了。

这两人看长相,一看就是巫师大人的族人,长得和巫师大人都很像。

可是,那个女人,为什么这么生气的看着自己?

“呜哇,呜哇……”加布里和邓加对视一眼,都是急得冒火,不知道怎么解释。

这语言不通,真是一件麻烦事啊!

“咔嚓,咔嚓……”

就在这时,丛林深处,响起了一个人走路的脚步声音。

他的走路步伐缓急不变,走路的步幅不大不小,每一步似乎都是一样的。

不过,他走路的姿势还有一些别扭,似乎左脚受了伤,行走不便,每次左脚落地的时候,都是飞快的点过,右脚很快就跟上支撑。

“这个脚步声……”

叶轻雪骤然听到这个脚步声,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她再侧耳,仔细一听。

这个脚步声是如此的熟悉,它时常在自己的耳边响起,在自己的睡梦里,在自己的记忆里出现。

“杨云帆,是你吗?”

叶轻雪望着远处漆黑一片的丛林,口中呢喃着。

脚步声渐渐的近了,很快,一个人影从树丛那边钻了出来。

叶轻雪的眼睛,为之一亮。

他的脸上还有一些泥质,穿着很不合适的麻布衣服,下身的一条西装裤早已经破破烂烂了,唯独那双皮鞋还算完整,只是皮鞋表面也早就被泥土给沾满了。

原本的黑皮鞋,变得跟土黄皮鞋一样。

“老婆大人,我回来了……”

他走出来之后,就在那里微微的笑着,看着叶轻雪。

他的眼睛是如此的明亮,好像那和煦的阳光,他笑起来是如此的温柔,就像是春分吹拂大地一样。

“杨云帆!”

叶轻雪见到杨云帆之后,只是愣了一下,而后她便猛然抛下了一切,朝着那个宽厚的身影,狠狠的跑过去。

她一头撞进他的胸膛里,死死抱住了他,生怕这是一场梦。

“你这个混蛋!你这个混蛋!你竟然敢把我从飞机上扔下来!”

她不断的敲打着杨云帆的胸膛,眼泪扑簌簌的从她眼眶里滑落下来。

这一刻,再见到杨云帆时,她这几天心头积累的酸楚,宛如是洪水泄闸一样,找到了泄口,一股脑儿的全都*出来。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大雁殉情,千山暮雪,无法独活。

若是杨云帆真的出了什么事,叶轻雪也曾经想过的……不过,杨云帆回来了,这一个噩梦总算结束了!

“老婆大人,不要哭了,都是我的错。我跟你道歉。你再哭可就不漂亮了。还有其他人看着呢!再哭下去,你冰山女神的形象可要毁掉了。”杨云帆被叶轻雪小拳头敲击着胸口,他一点也不疼,只感觉到心中暖暖的,满心欢喜。

他握着叶轻雪的小手,为她轻轻拭去眼泪,温柔的看着她,动情道:“老婆大人,你受苦了。”

“哼!别说这些肉麻的话,没用!反正这次的事情,我彻底记住了!回去再好好跟你算账!”叶轻雪傲娇的冷哼了一声,其实她心中哪有什么气,找到杨云帆,她简直开心的想要飞起来了。

他没事,就是上天对她最好的恩赐。

杨云帆自然知道这一切,他微微笑着,也不解释什么。

一旁的张少校,还有邓加和加布里,看到这一幕,也都是咧开嘴,很开心的笑着。

夫妻团聚,这是世间最美好的画面!

“咦?这不是天琦丫头吗,她怎么了?”

就在这时,杨云帆现了张少校背上的少女。

他慢慢走了过去,他的脚虽然好了,不过还不能完全受力,杨云帆行走的时候,都是很小心的。

“原来是脱力了,倒是没有什么大碍,休息几天就会好的。”

杨云帆摸着少女的脉搏,微微观察了一下,而后松了一口气。

叶轻雪在一旁,也是感激的看着少女,道:“这一次,多亏了天琦小姐。否则,我们还找不到你的。你得多谢谢人家。”

“这丫头最喜欢找人打架了!我这一次得了一门奇特的功法,到时候传授给她,她一定会高兴的。”

杨云帆说完这话之后,忽然愣了一下。

他猛然意识到!

凰姐,林红袖,夔牛大哥,都曾经跟他说过……说他们娲皇族,每个人在觉醒战魂的时候,都会因为身体不够强大,反被战魂吞噬,无法觉醒不说,还有生命危险。

当初林红袖在觉醒血脉战魂的时候,就因为觉醒的战魂太过强大,差一点失败!

如果自己将这战巫一族的独特本事,传授给他们的话,是不是意味着,娲皇族的人,以后觉醒血脉战魂的时候,会增加不少成功率?

想到这里,杨云帆顿时开心起来。

这一次的收获,虽然只有“战巫鼎纹”这个对他十分鸡肋的东西,可是仔细一想,这门功法,似乎有很大的开用途。

“嗯?杨云帆,好像又有人来了!”

就在这时,叶轻雪猛然感应到了什么,她拉了一下杨云帆,警惕的看着天空上。

……

天空上。

“就是这里吗?”

英姿飒爽的女军官,盯着底下茂密的原始丛林,眼睛微微眯起。

她身上披着的巨大的,十分拉风的红褐色斗篷。

这斗篷之上似乎是一件法器,不时散着微微的灵光,这些灵光汇聚在一起,若隐若现的凝聚成了一只朱雀神鸟的形象。

风一吹,猎猎作响。

“禀告朱雀大人,锁妖令最早显示的地区,就在这里附近!不过,大多数妖魔的隐匿能力都很厉害,锁妖令,只能观察到它们偶尔泄露出来的一丝妖气。一般而言,妖魔觉醒血脉,或者妖魔受伤濒死之前,才会有妖气泄露。”

“或许,那一只妖魔,此时已经逃离此处了。”

在她身后,一个大汉穿着小一号的斗篷,躬身禀告道。

那大汉的斗篷上,也有一丝丝的灵光闪烁,凝聚成一条长着羽翼的火蛇图案。

四圣兽小队的领,每一个领都掌管一只战队,这些战队的队员,每一个都对应二十八星宿。一个不多,一个不少。战死一个,候补小队之中便有人替代。

井然有序。

“逃了?真扫兴!”

纳兰熏微微撇了撇嘴,有些不爽。

这时候,她正要转身离开,却猛然感应到了什么。

“下面好像有人!我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好像是杨云帆……”

纳兰熏对于杨云帆的气息最为熟悉,哪怕是隔着十公里,她也能感应到。

如果在大都市里面,因为人太多了,气息驳杂,或许无法感应的出来,可是这里人烟稀少,距离又不算太远,杨云帆的气息,当然瞒不过她。

“走!”

纳兰熏斗篷一甩,身子直接往底下而去。

她在继承朱雀令,成为朱雀使那一刻起,她的实力便已经突破到了筑基境界,而她又有朱雀使这个身份带来的各种特殊装备加成,此时她的实力即使在筑基境界之中,也不算太弱了。

……

几秒钟之后。

“杨云帆,果然是你!”

“咦?叶轻雪,你也在这里?”

纳兰熏落在地上,很快就找到了杨云帆,她高兴无比,刚要跑过去,却在杨云帆的旁边,现了杨云帆的妻子叶轻雪。

她讪讪笑了笑,止住了脚步。

只是,下一刻,她的目光不由看向了张少校背后的那个少女。

“嘀嘀嘀!”

她一走进那个少女,她腰间的那一枚朱雀令,便开始不断的出闪烁的红光。

她的嘴角不由掀起了一抹笑容,看向杨云帆,有一些揶揄,道:“杨云帆,我的麒麟大人,你可真是厉害啊!身陷非洲,全身修为丧尽,竟然还抓了这么一个大妖魔?”

纳兰熏还以为杨云帆捷足先登,抓了凰天琦,此时除了羡慕,倒也没有说什么。

毕竟,她跟杨云帆也是出生入死的好朋友,这一点点功劳,就算让给杨云帆,也不算什么。

不过,她也是第一次遇到传说中的妖魔,毕竟有一些好奇。

此时,她慢慢走上前,拿出自己的朱雀令,对着凰天琦的脸上一照而过。

“哗啦!”

一瞬间,朱雀令上闪过一片强烈的火焰,而后,一只太阳金乌的虚影,在朱雀令呈现出来。

“哇,这次可真是大丰收啊,我还以为就是个普通大妖呢。没想到,竟然是太阳金乌!这东西,就算是在蜀山锁妖塔的最顶层,也是一等一的稀有品种啊!”

“杨云帆,你的运气未免也太好了,怪不得大家都说你是福将。”

纳兰熏的脸上说不出的兴奋,这可是太阳金乌啊,远古神话之中,妖族至高无上的帝皇血脉!

只是,她却没有看到,杨云帆的眉头紧皱,脸色已经逐渐阴沉了下来。

妖魔!

她竟然称呼天琦丫头是妖魔……

那么,凰姐算什么?老牛算什么?红袖呢……她又算什么?

她们做错了什么?要被人称之为妖魔?

就连纳兰熏这个平时正义感爆棚的家伙,此时竟然也口口声声的称呼天琦丫头妖魔……这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天琦丫头来救自己,她错了吗?

错了吗?

她有什么错啊!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