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京城,玉渊潭。

厉禁元君别院。

身穿道袍的中年男子,原本正在室内打坐修炼,此时同样感觉到了天地之间,这一丝十分奇特的力量波动。

他不由得的睁开眼睛,望向西边,随即摇头,微微叹息了一口气道:“这一方世界太小了,即使相隔两重大洋,我也能感觉到你的虚弱。其他实力差我一等的人,应该同样可以感受到你的虚弱不堪。”

“娲皇一族,天生战魂,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希望你能躲过这一劫。来日成长起来,到中土来,与我一战。”

无敌是一种寂寞,厉禁元君自从出道之后,历经大小战役上百次,从未败过,因为他的无敌,守护着华夏之国,使得华夏五十年来,越强盛!

然而,这五十年来,他钻心修炼,到了今时今日,心态却是越的感觉到煎熬了。

前路漫漫,竟没有一个人可以跟上他的脚步。

他就像是一个孤独的浪人,独自在黑夜之中前行,也不知道走出了多远,也看不到后面的人,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里?这种孤寂的感觉,让他倍感疲倦和寂寞。

……

奥莫河谷,原始丛林。

小湖边。

杨云帆嚯地站起身来,不知道为何,此时他心中莫名的焦躁起来。

“巫师大人,您怎么了?还有,刚才那个奇怪的鬼火是什么东西,它是来找您的吗……”加布里也跟着站了起来,他的脸上有一些恐惧之色,虽然杨云帆跟他解释,说自己不是什么巫师,可是,眼前的这一幕,还是给他带来了震撼。

无数道金色的火焰,激射而过,却有一道火焰,停在了杨云帆的身前。而且,杨云帆似乎还认识这一朵火焰,伸出手去抚摸了一下。这鬼火也没有吞噬杨云帆,甚至雀跃跳动了一下。

这一幕,简直是太过惊悚了!

“加布里,邓加,你们跟我一起,一直往南方去看看,我的朋友来找我了!”

杨云帆按下焦躁的心情,收拾打包好了还没有吃完的豹子肉,这可是难得的美食,不能浪费。

“是,巫师大人!”

加布里和邓加倒是没有说什么,按照杨云帆的吩咐,收拾起东西。反正,他们回家也是一路往南走的。

……

在另外一边。

火焰骤然消失,少女昏厥过去。

好在,叶轻雪和张少校现,少女似乎是太过疲倦晕过去,倒是没有什么事情。

张少校背起少女,按照少女昏迷之前指引的地点,一路往北。

“北边,那里有几个非洲原始部落!杨上校,或许在某个部落里面养伤。这跟我们的猜测是很接近的。”张少校一边走,一边对叶轻雪说道。他脸上充满着欢喜,终于找到杨云帆了,这是几天来最好的消息。

叶轻雪却是愁容不减,道:“但愿杨云帆没什么事情。按照他的性格,如果他受伤不严重,肯定会自己跑回来的。他这两天都没有消息,或许是伤势严重,无法动弹了。”

“叶小姐,你放心吧。吉人自有天相,杨上校救了这么多人,早就功德无量了,老天爷不会让好人出事的。”张少校对此很有信心,当兵时间长了,见过无数的生生死死,他反而有一些迷信起来。

“但愿如此吧。”

叶轻雪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

杨云帆三人一路往南走,轻车熟路,行走极快。

叶轻雪和张少校,背着一个昏迷的少女,一路往北,因为地形不熟,又要防备这边的土著的攻击,以及丛林里面的野生动物,所以走得很慢。

大概两个小时之后!

在某一处河湾旁边,叶轻雪和张少校小心翼翼的趟过河水,准备继续往北走。

“等一下!”

就在这时,叶轻雪耳朵动了动,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她拦住张少校,而后警觉的望着前面的树丛,冷声道:“什么人?出来!再不出来,我不客气了!”

“咔嚓!”

张少校见此,赶忙从腰间掏出手枪,子弹上膛,神色紧张的对准前面漆黑的树林。

深入这片丛林是十分可怕的,这里不但有野蛮的非洲土著,还有很多野生动物,随时会对自己起攻击。

“呜哇……”

过了片刻,两个黑人慢慢的从树丛里面走出来,他们看到叶轻雪和张少校,却是十分高兴,跑了过来,对着他们打招呼,又蹦又跳的。

不过非洲土著话,叶轻雪是听不懂的。

“叶小姐,他们两个是前面杜斯部落的土著!”

张少校在这里呆了一年了,勉强能听懂一些斯瓦希里语,这两个土著的斯瓦希里语有很严重的口音,张少校就靠着连蒙带猜,大致弄懂了意思

“他们说,是他们的巫师大人,来让他们接我们的。他们的巫师大人好像身体不大好,在后面跟着,很快就会过来。”

张少校对着叶轻雪解释道。

然后,他又跟两个土著问了几句话,不过这两个黑人土著,让他不要着急,说巫师大人马上就来了。

“什么巫师大人?神神秘秘的!别管他们,我们继续往北走!我对他们的什么巫师大人,不感兴趣!”叶轻雪现在急着要找杨云帆,对于非洲土著的什么巫师,她才不感兴趣。

她又不是来这里旅游,体验当地文化的!

“张少校,我们继续走吧!”说完,叶轻雪招呼张少校,就要继续往前面走。

“呜呜哇哇!”然而,那两个土著黑人却着急了,他们拦住叶轻雪和张少校,激动的说着什么,一会儿指指天,一会儿指指山洞,一会儿直指树上……这让叶轻雪和张少校彻底懵逼了。

而且,这两人说的太快,张少校根本听不懂他们的话。

“嗯?杨云帆的手表!”

就在这时,叶轻雪猛然现了其中一个黑人手上,带着一个劳力士手表,这个手表是她挑了好久,才给杨云帆买的。

她记得很清楚。

看到这手表的一瞬间,她只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要崩溃了!

她对于非洲的习俗还是知道一点的,这是杨云帆贴身的东西,除非是杨云帆被他们杀了,然后这手表才会沦为他们的战利品,被随便拿走。

这一刻,叶轻雪只觉得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在颤栗,她面色刷的一下就白了,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个黑人。

她一把夺过张少校手里的枪,指着邓加,声音里蕴含着无穷的悲愤,大吼道:“你的手表从哪里来的?快说!”

“再不说,我杀了你!”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