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少校惊叹了几下,见叶轻雪竟然没什么反应,至于另外那个天琦小姐,就更不用说了,似乎习以为常。

一瞬间,他觉得这个世界变得太快,好像自己有一些不认识了。

自己是不是太少见多怪了?

这样一想,他觉得被人拎着飞,跟坐在直升机上,好像也没有多大的区别。只是度更快一些。

五百公里的度,只是飞了半个小时时间,就到了!

远远的,叶轻雪和凰天琦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山头,被烧毁了一片。

在灰烬的最中央,有一块显眼的金属残骸,半露在泥土外面。

“天琦小姐,在那里!”

叶轻雪很快就认出了自己买的飞机,只是原本漂亮的私人飞机,变成了一块黑乎乎的残骸废铁,这让她有一些恍惚。

都怪这架飞机,害的杨云帆也不见了!

“我看到了!”

凰天琦点了点头,而后她身后虚空之处的火焰大鸟,拍动了一下翅膀,朝着那一座山头滑翔而去。

刷的一下!

下一秒,他们就落在了那片山头之上!

“天琦小姐,就是在这里,我找到了杨上校的一块勋章。”

张少校走到飞机残骸的附近,在中间部位的一块金属板下面,他蹲了下来。

他还记得,当时在这里,现了那一块勋章,所以他怀疑杨云帆被烧成灰烬了。

叶轻雪将那一块勋章拿出来,这勋章烧的已经有一些变形了。

勋章拿出来的时候,叶轻雪的眼眶又忍不住红了起来,她真的很害怕,眼前这个天琦小姐,也会告诉她,杨云帆死了。

“这一块勋章,有什么用?”

谁知道凰天琦挥挥手,根本不接过勋章,她在飞机的四周转了一圈,而后却是抿起嘴唇,道:“杨大哥不在这里。他应该很早就从飞机上下来了。只是,智慧尊者那个老东西的一真法界,确实厉害,可以封印修炼者体内的灵气。杨大哥没了灵气,半路从飞机上跳下来,就算不死,也要重伤。”

“等一下!”

凰天琦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道:“不愧是杨大哥,比我们大家想的都厉害。”

“天琦小姐,你是不是现什么了?”叶轻雪见到凰天琦嘴角露出的笑容,忙欣喜的询问道。

凰天琦点了点头道:“我们来的路上,是不是有一个很大的湖泊?如果飞机失去控制,按照杨大哥的性格,他肯定不会坐以待毙,就算是死,他也会拼一次。总之,他肯定不会跟着飞机一起傻乎乎的撞山头。我估计,杨大哥会选择跳那个湖泊。”

“走!我们回去!”

凰天琦下了决定,根本不等叶轻雪和张少校多说什么。

她一挥手,抓住两人,身后的火焰大鸟,猛然展翅,又朝着十公里外的图尔卡纳湖而去。

几个呼吸之后,他们就落在了湖边。

一行火烈鸟扑簌簌的惊起,几只在周围游荡的鳄鱼,也感觉到这几个人不好惹,慢慢的沉入到水下。

“应该不会错,杨大哥若是选择半路跳飞机,只能选择这里。”

凰天琦落在湖边,观察了一下湖边的生态环境,这里的生态环境十分恶劣,并不是绿草如茵,小动物遍地的那种温带森林公园。

这个湖泊看起来有一些奇怪,周围都是荒芜的盐碱地,湖泊之中更是生活着不少鳄鱼。

“这里太大了,而且没有人生活在这里。距离这里最近的部落,应该在北边奥莫河谷附近,那里生活着2o万左右的非洲黑人。这里太落后了,我们在这里想要找到杨上校,无异*捞针。”张少校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他对这个地方有一些了解,可是了解的不算太多。

他只知道这里十分落后,电话也没有信号,除非是卫星电话。

听了这话,少女却猛然转过头来,冷哼了一声道:“不管你们怎么选择,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找到杨大哥!哪怕是为此付出极大的代价,我也在所不惜!”

此时天已经很黑了,在没有什么污染的非洲,这里的星空十分的清晰,头顶是点点的星光。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亮光。

沉吟了一会儿,少女站起身来,对叶轻雪和张少校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北边的奥莫河谷看看。既然那里有人,或许杨大哥运气好,被人救了也说不准……杨大哥不会那么容易死的!此时,他一定在这里附近的地方……这里吃不好,睡不好,杨大哥肯定还受伤了。否则,依照他的本事,早已经走出这片原始森林,给我们大家都报平安了。”

说完,少女转身就要离开。

就在这时,叶轻雪拉了一下她,目光坚毅道:“天琦小姐……我陪你一起去!”

一旁的张少校也是笑了一下,道:“天琦小姐,你太着急了,我也没有说放弃。杨上校可是我的偶像呢,如果能救回他,我心里高兴还来不及,也算上我一个吧。”

少女闻言,冰冷的容颜,也露出一丝笑容,她一甩长裙,红色的长裙,陡然旋转起来,像一朵绽放的红色玫瑰。

……

远方。

距离此处,大概一百公里的北边,这里是奥莫河谷丛林深处。

在一个小湖边。

“嗷吼!”

一只猎豹闻到了血腥味,它寻着血腥味,找到了湖边。

不远处,它看到湖边,有一只受伤的山羊在正在喝水。

它以为这是一顿美食,在向它招手,所以毫不犹豫就扑了出去!

然而,当它刚刚咬死山羊,却感觉到巨大的危险。

“刷!”

一只长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湖边的一棵树上,猛然射了过来!

“噗嗤!”

长矛的度太快,猎豹刚奋力咬死了山羊,此时正处于松懈的时候,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直接射穿了肚子,钉在了地上!

“快,邓加,把水囊给我!”

树丛上,强壮如同金刚一样的加布里,砰的一下,跳了下来,他根本不惧怕受伤之后,想要反抗猎豹,走上前,一拳砸在猎豹的脑袋上,咚的一下,将猎豹直接打的晕死过去。

接着,他拿起皮囊,用匕,直接痛在猎豹心脏处。

“嗤……”

当匕拔出来的时候,宛如是*飙射一样的声音,充斥在他的耳边,鲜血从猎豹的伤口处,滚滚涌动出来。

“这是豹子将死之前的血液,效果最好……”

加布里用皮囊装了一袋子鲜血,然后也不管猎豹的尸体,直接往湖边的一个岩洞跑了过去。

……

岩洞里面。

杨云帆举着火把,望着洞内已经有一些看不清楚的壁画,心中回荡不已。

“甲骨卜辞,青铜铭文!”

“竟然,真的是华夏上古先民,战巫一族的文字……”

“难道是殷商遗民,他们在3ooo年前,就远渡重洋,来到了非洲?”

杨云帆无法想像,难道三千年前的殷商遗民,他们早就现了非洲?

或者,正如山海经里面记载的那样……

《山海经·大荒西经》中提到: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名曰不周负子。有两黄兽守之。有水曰寒暑之水;水西有湿山;水东有幕山,有禹攻共工国山。

西北海,应为西南海,南海即印度洋,印度洋的西部为西南海。

大荒,指非洲之角,就是“大荒之一隅”。

“有山而不合”,即东非大裂谷;“不周负子”读为“莫桑比给”,当时应包括东非大部。

“寒暑之水”,即大裂谷中的河流、湖泊。

水西有湿山,应指苏丹;水东有幕山,即莫桑比给;“禹攻共工国山”,即埃塞埃比亚,又称**之山。此共工,即炎帝共工康回。埃塞俄比亚为咖啡产地;咖啡之名称,即来源于康回。帝喾时,黎打败共工,共工即退守埃塞俄比亚;大禹治水后,远征共工,在此除之。

以前,读《山海经》,杨云帆总觉得书里关于山川的记录,颇为怪异,不像写的华夏。

他以为那不过是普通的神话小说,也没有当真。

不过老头子一直跟他说,《山海经》这本书写的很有意思,而且,作者乃是上古时期的一代奇人,让他有空多看看,长长见识。

他一开始还不以为然。

然而,现在,当他看到这里的岩洞壁画,似乎意识到了《山海经》的故事,到底意味着什么。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