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呼……终于得救了!”

杨云帆被这个年轻的黑人背在身上的时候,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

没有了性命危险,他开始想着,怎么离开这个破地方?

他知道会有很多人担心他的安危,尤其是叶轻雪。

恐怕老婆大人现在都已经急坏了吧。

不过,这里没有电话,也没有其他通讯方式,不可能跟外界取得联系。

另外,这里是山区原始部落,想要走出去,到外界的城市,哪怕是村落,恐怕也要走好几天。

“这一切,还是等自己伤势稍微好一些,再说吧。”

杨云帆胡思乱想了一阵,心情倒是逐渐平复了下来。

他也算是见多识广,经历丰富,哪怕是处于极端环境之中,也没有任何放弃,心态一直很积极。

“妈妈,出来吧,没有危险了!这个外来者,很友好。他还送给了我礼物!”

这时候,黑人青年背着杨云帆,毫不吃力的攀爬上另外一个高原山地,然后来到了一个凹陷的石块后面,他对着那边的空处喊道。

“真的吗?”

过了一会儿,杨云帆看到一个包着鲜红色头巾的非洲黑人大妈从石块的另外一边走了出来。

她一边走,脑袋还不由自主的摇晃着,手需要扶着石块,才能保持平衡。

看得出来,她十分痛苦。

不过也是,正常人要是时常摇着脑袋走路,早就天旋地转,跟嗑了*一样,不疯了才怪!

“我妈妈得了一种奇怪的诅咒,她的脑袋从三年前,我父亲死去的那一天,就开始摇个不停,部落里面的巫师说,她受到了天神的惩罚。不过,你不用害怕,这种诅咒是不会传染给其他人的。你看我不就好好的吗?”黑人青年见杨云帆神情盯着自己的母亲,还以为他十分的害怕,便解释了几句。

他也不管杨云帆听得懂,听不懂。

“诅咒?”

杨云帆听懂了这一个单词。

不过,看着黑人大妈的症状,他却是哑然失笑。

这哪里是什么诅咒,这个黑人大妈明明是得了摇头风。

估计病的原因,应该是受到了什么情绪刺激。

摇头风在西医病历之中,算是一种疑难杂症了,很多医生如果经验不足,会认为对方是得了脑动脉硬化。实际上,大多数情况下,这摇头风症状出现的原因,多半是因为情绪太过激动,以至于肾阴不调,肝脏内风气动乱。

“非洲兄弟,你放我下来!”

这时候,杨云帆拍了拍黑人青年的肩膀,示意他把自己放下来。

“我叫邓加!叫我邓加!”

黑人青年不知道为什么杨云帆,一直叫他“非洲兄弟”。

他听不懂这个词语。还以为是杨云帆给他取的新名字,有些不高兴。他强调了几遍,自己叫“邓加”,不叫什么“非洲兄弟”。

杨云帆大概是明白这个黑人不大高兴,此时不由道:“好吧,邓加,放我下来。”

这个非洲青年说的斯瓦希里语,属于班图语支,是非洲语言使用人数最多的语言之一,而且,也是坦桑尼亚、肯尼亚、乌干达的官方语言,也是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国家语言之一,斯瓦希里语的方言科摩罗语是科摩罗的官方语言之一。

在赞比亚、马拉维、布隆迪、卢旺达、索马里、莫桑比克等东非和中非的国家,斯瓦希里语被作为交际语言使用。

杨云帆懂得利比亚的语言,也去过南非等国家,听得懂一些当地的方言。

何况,杨云帆的学习能力是很强的。

他的大脑就像是计算机一样,而且他见多识广,本身又非常有语言天赋。

在这一段路上,他听邓加说话,结合自己在语言上面的天赋,其实已经能够听得懂七七八八了。

此时,他瘸着腿,慢慢的走到那个黑人大妈身边,对她用土著语打招呼道:“你好,大妈,我叫杨云帆,是一个医生,而不,是一个巫师。”

他本想说自己是一个医生的,但是考虑到在土著部落,很有可能没有医生这个概念。

土著部落里面,巫师或者说祭祀,除了负责祭祀祖先,另外也负责帮人治疗伤势,因为掌握着治疗这个关键的技术,所以受到很多人的尊敬。

“巫师?”

果然,当那个黑人大妈听到这话的时候,看待杨云帆的眼神之中,除了戒备之外,还露出了一丝尊敬。

杨云帆未等她多想什么,便道:“你的诅咒……嗯,一直摇头这个症状,我能帮你解除!”

一边说,他还一边比划,指着这个黑人大妈的脑袋,学着做摇头这个动作,然后做了一个治疗的手势,示意自己可以治好!

“真的吗?”黑人大妈一听这话,果然激动了起来。

她跟自己的儿子邓加来到图尔卡纳湖,不就是希望借助这个圣湖的湖水,能够洗涤人污垢的独特能力,治好自己的摇头毛病吗?

而这个从天而降的外来者,竟然自信满满的说,他可以治好自己的毛病。

更重要的是……他说自己是一个巫师!

巫师啊!

在奥莫河谷12大部落里面,才几个巫师?

她所在的杜斯村,也不过才一个巫师,而且那个老巫师就快要死了,法力也快消失了。

不过,他怎么会连自己的诅咒,都解除不了?

这个神秘的外来者,一来就说,他可以接触自己的诅咒,难道,他是比奥比斯巫师大人,还要神通广大的存在吗?

联想到,他是带着天神的惩罚,从天而降的!

或许,他是天上犯了错误,被贬谪下来的天神?

想到这里,黑人大妈顿时对杨云帆恭敬起来。

“是的,这很简单!你摇头的这个诅咒,只是很简单的毛病。”杨云帆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裤兜,摸出一包银针。

幸好他因为经常需要给人治疗,所以总是把一包银针放在裤兜里,没有直接扔进储物袋。

此时,这包银针,成了他最有用的帮手!

“呀……法器!”

看到杨云帆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灰色的布料材质的小包,然后打开之后,黑人大妈看到里面有许多,细细长长的小针。

她立马惊呼了起来。

看来,他果然是一个巫师!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