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加,你看看,那里是不是有一个人?”

老妇人伸出手指,指着前方,对自己儿子喊道。

她的脑袋一直在摇晃,摇头风让她痛苦不堪,视觉模糊,所以看得不是很清楚。

朦朦胧胧的,她只是看到前面有一个东西在移动,看体形像是人类。

不过,那个人不是黑人。

远远的看去,皮肤十分的白皙。

“好像,是有一个人……”

闻言,那个黑人青年也跟着直起身子,抬头去看远方。

在远处的另外一个高原上,图尔卡纳湖的旁边,一个人影正在艰难的挪动着。

那个人影的动作很不协调,跟部落里被人砍断了左腿的姆斯大叔,走路的模样十分相似。

“这是一个外来者。他好像受伤了!”

邓加不是一个喜欢管闲事的人,尤其是对于外来者,他们这些本地的土著都十分的警惕。

因为,那些人几乎全部都有枪!

前几年,卡拉族的人,得到了十几把枪,从那之后,卡拉族就成了整个奥莫河谷最强大的部落。

好在后来,部落的大酋长也通过了一些私人的关系,从外面购买了一些枪,武装起了部落。在一次战斗中,将卡拉族的人,打的抱头逃窜,此后,两个部落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外来者?”邓加的母亲嘀咕了一句,而后眼睛变得锐利起来。

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对着邓加拍道:“你过去看看!”

“妈妈,这是一个外来者!他们对我们向来不怀好意!”听到母亲要让自己上前去找那个外来者,邓加顿时激动起来。万一对方身上带着枪,一枪把自己干掉了,怎么办?

胆敢出现在非洲的外来者,可都是狠角色!

那个外来者,看起来似乎受伤了,挪动的步伐如此的艰难,换成是邓加自己,一定会等在原地大喊大叫。而这个外来者,却是忍着剧痛,自己出来寻求出路!

对自己都这么狠的人,一定十分可怕!

看到自己儿子这副胆小畏惧的模样,黑人老妇人顿时恨铁不成钢道:“我的蠢儿子!接近外来者,这很危险,我当然知道。可是,我同样知道,你想离开我们这个落后的部落,到外面去。”

“但是,你想过没有?你什么都不会!你不认识字,也不会操控那些机器。你甚至连他们的话都听不懂。你去了外面,只能饿死!但是,现在,或许有一个机会。”

凭借自己的直觉,老妇人断定,眼前这个男人,是一个厉害的大人物!

在非洲,最多的外来者,是那些其他国家的军队。而军队,一般不会单独行动,这个人身上的衣服,看起来也不像是那些穷凶极恶的军人。

那么……他或许是一个冒险家?

非洲有很多宝贝,钻石,黄金,稀有金属……可是,这跟他们一家有什么关系?

他们的全部家产,只有家里的一栋用香蕉树叶一样的东西,搭建起来的房子,另外,还有三张野牛皮。

或许在部落里,这算是一笔小财产。

可是,对那些富裕的外来者来说,那些东西,就是垃圾!

“好吧,妈妈,我去试一试。”

邓加被自己母亲说的,有一些心动了。

这的确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值得自己冒险。毕竟,自己除了一条命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为了保险起见,邓加把自己的母亲安置到一个偏僻的山石凹陷的地方,道:“妈妈,你呆在这里。如果那个人有枪的话,你马上就跑,去部落里找人来救我。”

“知道了,我的儿子!你终于像个男人一样,勇敢的去寻求机会了。”老妇人微微笑道。

她的这个儿子,胆小,愚笨,唯独的一个优点,就是对自己很孝顺,很听话。

看着眼前这一幕,为了自己的未来,自己的儿子终于鼓起勇气走出第一步了,老妇人十分的欣慰。

……

图尔卡纳湖的地貌,由于是火山喷形成的。

所以,这里的高原是一个一个,互相不连接的。

杨云帆要走到对面去,就得从这里下山,然后再爬上对面的山坡。

看起来是五公里,可是,走起路来,却等于是2o公里,或者更远。

望山跑死马,何况,他还瘸了一条腿。

“看来,中午之前,是到不了那个灌木丛了。阳光越来越炙热了,我需要找个阴凉地休息一会儿,渡过中午这段最炎热的时间,等到下午太阳落山了,再行动。”

杨云帆现在准备改变自己的计划了。

白天赶路,在非洲真的太考验人了,天气太热了。

他高估了自己的受热能力。

于是,他准备改回白天休息,晚上赶路。另外,晚上还是很多小动物出来觅食的时间段,或许他可以捕杀一两头充饥。

白天的话,可都是一些大型动物。

比如野牛,斑马。这些动物虽然不会伤害人,可是杨云帆也难以捕杀。至于豹子,狮子,鬣狗这类的……还是算了。杨云帆现在这个情况,不被对方捕杀就不错了。

“嗯?”

“那里……好像有一个非洲土著?”

就在这时,杨云帆忽然现了什么。

他看到,在另外一个高地上,有一个穿着兽皮,拿着鱼叉的黑人,正在朝着自己狂奔过来。

杨云帆只觉得浑身一个哆嗦!

他连忙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现自己没有看错!

“真的是土著!”

“太好了,终于有人来了!”

这一刻,杨云帆激动的想要放声大笑。

他不怕敌人,再厉害的敌人,他也遇到过。

他最怕的情况是,这里是一个荒芜地区。

没有人会来这里。

这也意味着,他不会被人救下,也不会有人现他在这里。

而单靠他自己,在如今这样的伤势之下,是绝不可能走出非洲这片荒原的。

“喂,喂……非洲兄弟!这里……”

这一刻,杨云帆抛弃了自己坚持了二十年的狭隘的民族主义想法,还有对黑人歧视的种族主义想法……此时,他看到这个黑不溜秋,外加丑兮兮的黑人,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幸运,比在沙滩上看到美女走光,还要幸运!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