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家族传来消息,希望我接手摩根大通银行的席执行官位置,所以,我们父子可能无法在伦敦待很久了”

“到了纽约,我可能没有办法继续像现在这样有这么多时间来陪你了。另外,你需要学习更多的知识,我的儿子!我在哥伦比亚大学认识一些著名的经济学专家,你可以进入里面继续学习。”

这时候,摩根先生看了一眼四周到处挂满的画像,这都是布莱恩亲手画的。

然而,不得不说,他的画真的很一般。

摩根先生看了一眼那些画作,叹了一口气,又补充了一句道:“当然,如果你真的喜欢绘画,想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虽然我不怎么支持你想当个画家的想法,但是我会想办法,送你去巴黎学画画的!”

“布莱恩,你的年纪不小了,不要再继续蹉跎下去了!你需要选一条自己的路,为之努力了!这位杨先生只比你大了一岁,可你看看他,他已经是举世瞩目的医学大师了!”

顿了顿,摩根先生十分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劝道着:“布莱恩,人的一生,总要树立起一些目标,并且矢志不渝的为此奋斗!这样,等你老了,才不会留下遗憾,觉得自己虚度了这一生!”

“所以,无论你是要去学画画,还是继承家族的意志,进入金融业,先,你必须治好自己身上的疾病!”

“伦敦郊区的小镇,不是你这一生的舞台。你是我克里斯托亚·摩根的儿子,你身上流淌着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家族,摩根家族的血液!你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你无法当个普通人!”

摩根先生的话语十分的真诚而炙热。

或许是因为工作太忙,他忽视了自己儿子的感受,以至于他一直想不通,自己儿子到底为什么一直想要呆在这个农场里面?

他的儿子可是摩根家族的嫡系成员,明明应该在世界金融舞台上,绽放着最美的光彩,与美利坚财政部的大人物打交道,与世界各国的银行家们觥筹交错。

这才是他应该有的人生!

他想不通,他儿子呆在这个乡下小农场,天天画着田园风景画,意义何在?

事实上,他十分担心。

毕竟,像他们摩根家族这样世代豪贵的家族,是最怕出现另类子孙的!

那意味着……败家子,家族的耻辱。

而且,因为身上具有摩根家族的血脉,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受到世人的关注。

他可不愿意自己的儿子,走一条另类的道路,被无数人这样指指点点。

要是自己的儿子真的在绘画上面具有达芬奇一样天赋,他当然不会阻拦。可是,在他看来,他儿子的天赋真的很一般。随便找一个美术系的学生,都能把他儿子比下去。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走家族安排的道路?

那是最容易成功的路!

而且,一路上有无数的资源可以为他铺路!

这是多少人羡慕的成功捷径啊?为什么,他的儿子不懂得珍惜呢?

见布莱恩一直没说话,摩根先生此时不由有一些怒了,既然他儿子执意要如此,他或许应该采取一些更激烈的手段!比如,断掉他所有的经济来源,让他明白,承载家族意志之前,他一直享受着家族提供的经济资源!

看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离开了自己的经济支持,他能坚持多久?

恐怕到时候,他连吃饭都成问题了!

良久之后,见布莱恩还是没有开口,摩根先生再也忍不住了,他摇摇头道:“布莱恩,我真的不想这样做!不过,你太让我失望了,从明天起,你的所有信用卡……”

然而,就在这时候,布莱恩抬起头道:“父亲,我愿意跟你去纽约!”

“嗯?”

摩根先生听到这话,先是一愣,而后便狂喜起来。

他牢牢抓住了自己儿子的双肩,眼里闪烁着无比热切的火花,道:“布莱恩,你终于想明白了?”

“是的,父亲,我想明白了!”

布莱恩点点头,郑重道:“我不能再逃避现实了!其实,您说的是对的!我享受着家族的财富,却不敢承担家族的责任,这是一个懦夫的表现!我不愿意当个懦夫。”

“好儿子!你真是我的好儿子!”摩根先生听到这话,高兴的无法言表。

他开怀大笑了一阵之后,转头看向杨云帆,道:“杨先生,真是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没什么。”杨云帆摇摇头,这种事情在豪门家族里面,总是常常生。小辈们从小衣食无忧,根本不懂长辈们到底为此付出了多少心血,才获得如今的这一切。

杨云帆虽然自己也是豪门子弟,不过他从小吃苦吃太多了,倒是没有享受过家族带来的资源。

有时候,他也常常想,要是自己也在杨家老宅长大,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仗着自己叔叔是市长,现在估计应该是横行东海市的小霸王,净街虎级别的恶霸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轻笑了一下,而后看向布莱恩道:“既然你同意治病了,那么,就坐下来,让我仔细看一看吧。”

“那就麻烦杨先生了!”布莱恩点了下头,按照杨云帆的吩咐,坐在沙上。

杨云帆走上前,坐到他的身旁,先是摸了摸他是脉搏,又是看了看他的舌苔。

布莱恩的脉搏弦数,舌苔白薄。

看得出来,他有一些肾阳虚,而且时间很久了。

这跟杨云帆第一眼判断他得病的原因,十分接近。

一般情况下,得了强直性脊柱炎的患者,内因多半都是肾督阳虚,又外因则是寒湿深侵。

考虑到布莱恩在英格兰这边居住了接近十年,而伦敦这边常年下雨,天气阴寒,湿寒之气十分重。布莱恩身体本来就不大好,这一下,内外合邪,导致他体内阳气不化,寒邪内盛,筋骨失于荣养。

于是,他就患上了强直性脊柱炎。

杨云帆沉吟了一会儿,然后又问布莱恩,道:“你是不时常口苦咽干?髂胫束紧张?呃,你也许不知道这个髂胫束是哪个地方,这个东西,指的是你膝盖后方里面的一根筋!”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