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云帆无语的摇摇头。

英格兰人的厨房,真是奢侈!

不过,他们国家的黑暗料理也同样享誉世界。

煎药对于杨云帆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他只是用手掂量了一下药材的份量,然后就开始按部就班的煎制。

一旁的米尔萨普看着杨云帆轻松的操控着火焰,也不看秒表,也不用量筒,很是随意,却又行云流水的煎药,十分佩服道:“杨医生,我想您读书的时候,一定是个动手能力强的优秀学生!”

“嗯,还行吧。我小时候,拆了家里不少东西。”杨云帆淡淡的笑了笑。

一边煎药,杨云帆一边跟米尔萨普聊了几句。

不过,只是几句话之后,对方就开始聊起了伦敦的鬼天气,另外对方似乎比较羡慕洛杉矶的阳光沙滩。

另外,又聊了一些世界各国的旅游景点什么的。

杨云帆觉得挺无聊的。

他对旅游没有任何兴趣。全世界出名的地方,他几乎都去过。

比较起来,他还是喜欢自己在湘潭市的家。

……

煎药是一件很耗费时间的事情,而且很无聊。

在楼上,公爵大人和米尔萨普夫人,看着楼下杨云帆在煎药,那一动不动的模样。

他们看得都要打瞌睡了。

过了好一会儿,米尔萨普夫人打了一个哈欠,忍不住道:“父亲大人,杨云帆已经在配置药剂了,想必,他对于约翰的毛病,应该很有把握。那么,接下来,需要安排他和奥斯汀见面吗?”

“不,再等一等!我已经安排了欧洲最优秀的神经科医生,弗雷德里克,在治疗奥斯汀。要是弗雷德里克医生失败了,我们再考虑杨云帆。毕竟,约翰已经欠了他一个人情了。若是他再治好了奥斯汀,我们家族就欠他太多了!这很不好!”

公爵大人老于世故,知道大恩似仇这个道理。

因为约翰·米尔萨普的头痛毛病,米尔萨普兄弟决定向华夏人低头,在合作方面,更是让出一大块的利益,这才打动了华夏那边,派出杨云帆来帮忙约翰·米尔萨普治病。

而奥斯汀是他公爵家族的嫡系子弟,虽然不是嫡长孙,无法继承爵位,可是他身体里面血脉流淌着的,依然是他们诺森伯兰公爵一系的血脉!

论身份地位,奥斯汀肯定高于约翰·米尔萨普。

而论病情,奥斯汀也比米尔萨普严重许多!

公爵大人感觉,自己似乎拿不出足够的代价,让杨云帆出手。

所以,他需要考虑一下。

另外,他对于杨云帆的医术,并不是特别相信。

偏头痛在神经内科之中,只能算是小毛病,能治好偏头痛,并不代表,他能治好奥斯汀的脑外伤后遗症。

那金女子闻言点了点头,有些丧气道:“好吧,那就再等一等。华夏代表团会在英格兰停留一个星期左右。这些时间,应该足够您来考虑清楚了。”

……

一个小时很快过去了。

期间,米尔萨普出去打了一个电话,回来又看了一会儿电视,回复了一个邮件,顺便带着宠物狗,去外面溜了一会儿。直到他回来,杨云帆还站在厨房里面,专心在煎药。

他不得不佩服杨云帆的专注,另外,他还感觉有一些不好意思。

“杨医生,真是麻烦你了!”米尔萨普真诚的感激道。

就在这时,杨云帆“叮”的一下关掉了油烟机,然后把药剂倒在早已准备好的瓷碗里面,道:“药已经煎好了,米尔萨普先生,趁热喝了吧。”

“哦,好!”

米尔萨普本以为这药需要等冷却了才能喝,不过杨云帆已经开口了,他也就没有说什么。

他轻轻吹了吹滚烫的药剂,然后浅尝辄止的喝了一小口。

仅仅一小口,他就想哭了!

这味道,实在是太难以用文字来形容了!

他忍不住抬头,露出苦涩的表情,看着杨云帆,求饶似的道:“杨医生,这不是乌梅汤吗?乌梅汤,不应该是酸酸甜甜的吗?为什么,这个药这么苦?哦,我的上帝啊,我从来没有喝过这么苦的东西!这真的是乌梅汤吗?”

米尔萨普一开始以为这个乌梅汤,就是一种跟酸梅汁差不多的华夏饮料。

所以,他一开始觉得,杨云帆用饮料来治病,也实在是太过浮夸了。然而现在,他知道自己彻底错了!

这哪里是饮料?

如果这个是饮料的话,必然是全世界百年来最难喝的饮料!

看到米尔萨普那无助的可怜表情,杨云帆忍不住笑了起来,道:“米尔萨普先生,在我们华夏有一句话。那就是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苦,那就是中药的味道!”

“哦,天呐!”

听到这话,米尔萨普越绝望了。

因为,他很快意识到,这个药,他不是只喝一次。而是要喝一个月!

“好吧,看来,我只能认命了。”不过,他毕竟也不是小孩子,在喝苦药和能够病愈之间,很快做出了选择。

他一咬牙,深吸一口气,端起瓷碗,一仰头,咕噜咕噜的就把药剂喝完了。

“米尔萨普先生,你可真是一个勇士。我从没见过一个外国人,可以面不改色的喝下一大碗中药的……”杨云帆诧异的看了米尔萨普一眼,本以为这家伙喝药会慢吞吞的,没想到,他倒是个果决的人。

然而,还没等杨云帆说完这句话,米尔萨普忽然跑了。

“让开,我要去厕所!我要吐了……”

米尔萨普跑到厕所里面,忍不住干呕了几下。

当然,他是不敢把药剂给吐出来的,这么艰难才喝下去的东西,要是再吐出来,岂不是等于白白受了那份罪?

过了好一会儿,米尔萨普面色白的从厕所里走出来。

他看到杨云帆,勉强露出一丝笑容,道:“杨医生,我有一些明白,为什么华夏人现在偏爱西医,不大愿意看中医了。中医的这个药,实在是太苦了!若是这个药的味道,稍微好一些,我相信,全世界会有更多的人选择中医!”

对此,杨云帆只是笑了一笑。

若是改了药的味道,势必会影响到药效,在健康和苦涩之间做选择,智商正常的人,都知道怎么选择。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