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个可爱的小姑娘,杨云帆的脸上也露出阳光般和煦的笑容。

他蹲下身子来,拉着小女孩的手,亲切的问道:“那么,你叫什么名字呢?小天使?”

小女孩的眼睛十分漂亮,又大又萌,就像是宝石一样,闪耀着点点光芒,又如黑夜中的星辰,散着迷离而神秘的星光。

小女孩有一些害羞,不过看着杨云帆和煦的笑容,她渐渐放松下来,开口道:“我叫贝琳达,杨医生。”

贝琳达,在希伯来语言里面,意味着长寿和智慧。

杨云帆闻言,微微笑了起来,赞道:“真是个美丽的名字,是你妈妈给你取的这个名字吗?”

“这是我取的名字!”

约翰·米尔萨普出现在客厅里面,他看到杨云帆跟他的女儿正在聊天,这个画面十分的温馨,他一时间没有去打扰,此时听到杨云帆的询问,才出口道。

“爸爸!”小女孩现了自己的父亲,连忙扔下了杨云帆,朝着约翰·米尔萨普跑了过去。

米尔萨普抱起自己的女儿,在她脸颊上亲吻了一下,而后道:“我的小天使,今天的钢琴课已经结束了吗?”

“爸爸,老师今天夸奖贝琳达了,她说我弹的很好。”

小女孩跟自己的父亲撒娇道。

然后,她看向杨云帆,道:“杨医生,您想听一听吗?”

“那是当然!”杨云帆对着小女孩微微一笑,鼓励道。

小女孩闻言,十分兴奋的从父亲的怀抱中下来,跑去客厅深处的钢琴旁边,坐下来。

很快,悠扬的曲子,开始从钢琴上传来。

“杨医生,请随意坐。要喝点什么?咖啡,还是茶?”

米尔萨普在外面是一个十分严谨苛刻的人,但是在家里,他看起来却是一个温和的人,说话也十分的平易近人。

“给我一杯茶。”杨云帆随便就坐在沙上。

“好的,稍等一会儿。”

很快,米尔萨普就拿来了一杯红茶,递给杨云帆。

而他自己则是端着一杯咖啡,抿了一口,慢慢的坐在了杨云帆的对面。

……

与此同时,在楼上的房间里。

“他就是杨云帆?没想到这么年轻!”

一个年逾花甲的老头,看着监控视频之中,年轻帅气的杨云帆,目光中流露出一丝不可思议。

若是有英格兰的其他贵族看到这个老头,一定会惊呼。

因为,他就是拉尔夫·珀西,诺森伯兰12世公爵!

他在英格兰贵族之中,向来以富有而闻名于世。

他名下拥有的不动产,包括英格兰的13万英亩的土地,另外,还有伦敦西部的西昂公园以及大量的艺术收藏品!

除此之外,他还拥有一座举世闻名的古堡……阿尼克城堡。

如果你对这个城堡的名字陌生的话,那么,仔细想一想电视剧《黑爵士》和电影《哈利·波特》中那个出现的,充满异域风情的古堡。

没错,那就是阿尼克城堡!

“父亲,你没有看错,资料上显示,他今年才22岁!年轻的过分!”

在他的一旁,坐着一个金的漂亮女士,面貌跟贝琳达有一些相似。

那个金女子翻了一下资料,继续道:“而在几个月前的洛杉矶,他创造了好几个奇迹。罗纳德·里根医疗中心的几位神经科专家,都认为他目前在神经内外科上面的造诣,在全世界之中,也是屈一指的!”

“唔。”

公爵大人闻言,微微点了点头,只是眼神之中,原本古井无波的情绪明显波动了一下。

稍微停顿一下,公爵大人低声道:“他的医术到底如何,我还要再看一看。毕竟,奥斯汀是我最喜欢的孙子,不管他有没有资格继承我们家族的爵位,至少,我不能让他一辈子成为一个废人!”

“父亲,您的担忧是正确的。这确实需要谨慎对待。”那美丽的金女人点了点头。

……

楼下的客厅之中,小女孩高兴的为父亲和杨云帆弹奏着钢琴。

而杨云帆在喝了一口茶之后,便直言不讳道:“米尔萨普先生,我们现在就开始吧?时间,可是不等人的。”

杨云帆想着,早点把米尔萨普的毛病治好,他也可以早点回去。

“哦,好的!”米尔萨普愣了一会儿,才意识到,杨云帆是说开始治病吧。

顿时,他的神情严肃了起来,拍了拍手,道:“贝琳达,谢谢你的钢琴演奏,现在,请先回房间去吧。爸爸要和杨医生有事情谈。”

“噢。”小女孩听到这话,有些不大高兴,不过从小养成的贵族仪态,让她不会太过失礼。

她停下了钢琴,然后对着杨云帆和米尔萨普拉了拉裙角,做了一个淑女礼,道:“父亲,杨医生,我先离开一会儿。祝你们商谈愉快。”

“再见!可爱的小天使。”杨云帆对她挥挥手。

而后,他转过头来,脸上慢慢认真起来,看着米尔萨普道:“请先详细说一下,你的病原因和病症状,以及患病时间吧。”

“好的!”

米尔萨普喝了一口咖啡,而后整个人躺回到沙里面,让自己全身放松。

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始叙述道:“我头痛的毛病,大概开始于两年前。到底是什么原因诱的,现在我也很难说清楚了。而这两年以来,几乎只要我生气,劳累,或者用脑过度,就会头痛。尤其是左侧太阳穴附近,突突跳动的厉害,似乎里面有一个虫子将要孵化一般。十分的痛苦。”

“一旦作,除了头痛之外,我的全身就会开始冷,并且流冷汗。恶心欲吐,心烦意乱,晚上更是睡不着觉,会有两三天的失眠。”

“这两年来,我几乎跑遍了英格兰所有的优秀医院。经过各项检查,均无异常现,几乎所有的医生,都一致诊断我得了血管神经性头痛。只是,他们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帮助我。除了镇痛剂。”

米尔萨普说到这里,脸上充满了郁闷。

他是一个政客,而且是财政官员,尤其需要清醒的头脑。而常常服用镇痛剂,会影响他的大脑思考。另外,镇痛剂里面,多多少少含有一些“吗啡”,这类药物可是容易上瘾的。

“杨医生,您能治好我吗?”米尔萨普一脸希冀的看着杨云帆,可以说,杨云帆是他唯一的希望了。

杨云帆听了这话,却是面色奇怪道:“听你的叙述,你的毛病似乎并不是很严重。怎么会治不好呢?”

什么?

米尔萨普听到这话,不由一愣,而后道:“杨医生,你觉得这个毛病很简单?头痛可是大事!”

“也不能说太简单。这样吧,我给你煮一碗乌梅汤吧,你喝下去,应该就能好了。”杨云帆想了想,觉得不能太伤害英格兰人民的感情,于是委婉的说道。

米尔萨普听了这话,差点吐血!

他为了治好自己的头痛,跑遍了英格兰,甚至他不惜花巨额医疗费请世界各国的专家过来帮他诊断,都没有什么效果。

谁知道,杨云帆竟然说给他煮一碗什么乌梅汤,喝下去就能治好?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