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心呕吐?头痛的厉害?”

杨云帆口中微微咀嚼了一下这两个信息,不过片刻,他心中便有了一丝判断。

他点点头,从车上下来,然后道:“带路吧!”

等杨云帆走后,那个费迪南德望着杨云帆离开的背影,愣愣道:“怪不得我觉得杨先生十分的眼熟,原来他是一个医生!我从小到大,经常去医院,一定是在医院里见过杨先生。”

说完之后,费迪南德忽然拍了一下脑袋道:“好像不对!杨先生是华夏的医生,我怎么会对他眼熟!”

费迪南德眨了眨眼睛,而后想到了什么,拿出手机翻了一下自己的一份报纸,就在头条上面,一个硕大的封面上,一个帅气的男子穿着西装,正对着镜头散着迷人的微笑。

他有着大理石镌刻一般的刚毅脸庞,眼睛不大,却炯炯有神,散着智慧睿智的光芒,他的睫毛十分浓密,在灯光下,显得十分迷离。他的五官不算特别独特,可拼在一起,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

这种吸引力是不分种族,不分国籍的。

费迪南德,觉得自己若是一个女人,一定会爱上杨云帆!

因为他除了拥有帅气的外观之外,还有让世人膜拜的才华!

就在杨云帆的照片旁边,还刊登着一行大字……华夏神医,攻克尿毒症,征服世界!

看了良久,费迪南德脸上露出傻呵呵的笑容,嘀咕道:“除了莱格拉斯,我总算又认识了一个明星!真是不容易啊!这个杨先生,看样子比莱格拉斯还要受人欢迎呢!”

明星演戏,有粉丝喜欢,肯定也有讨厌这个明星的黑子。然而杨云帆这样的神医……谁不喜欢他呢?除非他一辈子不生病!

……

前方的商务车上。

“我的头好痛!该死的,没想到,今天又作了!”

此时,约翰·米尔萨普满头大汗的抱着自己的脑袋,痛不欲生。

他的太阳穴突突的跳,面色苍白,冷汗刷刷的从额头留下来。

不过,他并不挣扎,意识还是十分清楚的。

这会儿,他咬着牙,抱着脑袋,整个人瑟缩在商务车的角落位置上。相比于疼痛,他觉得自己在华夏的代表团面前实在是太失礼了,或许会让对方产生不好的印象。

此时,他不由强忍着剧痛对孙书记道歉道:“孙书记,真是抱歉,让你看到了我这么难堪的一面。不过,你放心,这不会影响我们双方的合作。我稍候会辞掉这份接待工作,会有更好更适合的人来招待你。”

孙书记一听这话,觉得这个约翰·米尔萨普真是一个十分严谨苛刻的人。

他这个性格倒是不像英格兰,更像德国人。

孙书记很喜欢这种性格的人,对自己要求严苛,出错的概率也会低一些,这是一个靠谱的人,更适合展开实际的合作!

想到这里,孙书记忙脱下自己的外套,给米尔萨普披上,然后给他擦汗道:“米尔萨普先生,暂时不要多想,你的身体最要紧!另外,我已经去请杨云帆了。他是我们华夏的神医,有他在,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是攻克了尿毒症的那位神医杨云帆吗?”米尔萨普听到这话,眼睛顿时一亮,苍白的脸上也有了一丝血气。

他没有想到,自己能在华夏代表团里面,见到传说中的华夏传奇神医!

有关于杨云帆的那篇新闻,今天早上才由《每日邮报》表出来,让整个英格兰都为之喧哗。他没有想到,自己却可以在下午就见到真人了!

“病人在哪里?”

就在这时候,杨云帆一路小跑到了商务车这里。

他手里还装模作样的提着一个小药箱。

事实上,他的所有药材都在储物袋里面,可要是不提一个药箱来装装样子,凭空拿出什么药剂,恐怕所有人都会以为见鬼了!

“云帆,你快来看看!米尔萨普先生忽然头痛的厉害!”见到杨云帆来了,孙书记顿时有了主心骨,他退开一旁,微微擦了擦汗,刚才的情况,可把他给吓到了。

这个约翰·米尔萨普可是工党党魁的弟弟,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接下来估计也谈不了什么合作了!

好在杨云帆来的十分及时。

“好,我来看看!”

杨云帆走上前,扶住约翰·米尔萨普,望了他的脸色一眼。

约翰·米尔萨普面色苍白,痛苦万分。并且,血压在急的升高。

接着,杨云帆又摸了一下他的脉搏。

他的脉搏十分沉细,这是因为他脏腑虚弱,气血不充,脉气鼓动乏力。

杨云帆再一摸他的四肢,手脚冰冷,一看就是气血不畅。

做完这一切,杨云帆心中差不多有数了,他试探着询问米尔萨普道:“血管性神经头痛?”

米尔萨普见杨云帆只是看了几眼就一口说出了他的毛病,不由十分佩服,点头道:“是的,杨医生。就是这个毛病,我得了已经快要两年了,经常会头痛,左边这一块痛起来,让我恨不得想自杀!”

“云帆,他的病,麻烦吗?”孙书记拉了杨云帆一下,低声询问道。

他没有问杨云帆能不能治,那是对杨云帆的侮辱!

以杨云帆的医术,这世上恐怕找不到什么病是他治不好的。

起码,到目前为止,没有听说过杨云帆有失手的时候。

孙书记只是想知道,这个病需要多久时间能治好?

毕竟,杨云帆刚才说了这是“血管性神经头痛”。这又是血管,又是神经的,还是在脑部,听起来就感觉是个厉害的毛病。

杨云帆看了孙书记一眼,然后一脸轻松道:“孙书记,血管性神经头痛,可能你不是很清楚。那我换一个词……这个米尔萨普得的,其实是偏头痛!”

偏头痛是一种慢性疾病,十分的折磨人。很多人得了之后,基本好不了。在西医的体系里面,偏头痛的病机制尚不十分清楚,但是在中医体系里面,这种偏头痛却可以归结出好几种理论。

“是偏头痛啊?这可麻烦了……”听了杨云帆的话,孙书记却是皱了皱眉,有些烦心。

他是知道偏头痛的,他有好几个老朋友也有这种偏头痛毛病。

这种病,多半是因为焦虑,思考过多,久而久之就得了这类偏头痛。

不过,孙书记话没说完,却见杨云帆目光闪烁了一下,道:“这个毛病,西医没办法,却不代表我们中医没办法。关键是,孙书记,你想让他好得快一点,还是好得慢一点?”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