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徐主任心中,这是一用来当座右铭的歌曲。

在古代,读书人常常以文章立身,即使在死之前,被人问到,你的立身文章是什么的时候,也要毫不犹豫的背诵出来。

这便是每日三省吾身!

而这反省的,便是自己今天做的事情,跟自己的立身文章,合不合?是否背弃了当年的信念?

不管经历多少风雨,徐主任他们这一代人,还在坚守着自己当年自己进入这一行的信念……将华夏的医学事业,扬光大!

等那个歌声远去了,徐主任才回过神来,把一份媒体联系方式,给所有人,道:“这些媒体,你们都去联系一下。还有几个电视台的实事评论栏目的负责人。至于彭教授那些人,我亲自打电话。”

“知道了,徐主任!”所有人都充满干劲的拿着资料出门了。

等他们走后,徐主任拨通了京城医学院的电话,想要找彭教授。

不过,对方却回答,彭教授已经在上个月退休了,而且,据说彭教授的儿女都在国外,很有可能接彭教授去国外安度晚年。

这下可急坏了徐主任。

他问来了彭教授的手机号码,可是彭教授的手机竟然也停机了。这是表明了,要出国了。所以,手机停机了,也无所谓,到了国外,再换号码就行。

徐主任抱着一丝希望,又托了好几个业内的朋友打听,过了半小时之后,总算拿到了彭教授家里的电话。

“一定要打通啊!”

怀着忐忑的心情,徐主任开始拨打电话。

“嘟……嘟……嘟……”

电话的忙音,一直闪烁着,似乎没有人接听。

……

京城,什刹海。

一个古老的四合院外面,一辆奥迪车suv,已经在门外等候了很久了。

“爸,该收拾的都收拾了,要是缺什么,到了德国,我们可以重新买。我在那边给我们全家租了一套别墅,在郊区,森林公园旁边,风景十分不错,空气也比京城好多了,我还养了两条牧羊犬,您会喜欢那里的。您不是总想养一条狗吗?”

一个中年男子将一箱子书籍,抱上奥迪车,拍了怕手,回过身来。

他现,自己的父亲正站在四合院里面,看着自家古老的院子呆。

在京城,如今很难见到这样的四合院了。在9o年代初期,因为商品房兴起,大家都忙着拆迁,住进了商品房。不过,自己这位父亲却不同意,说这老宅是祖上传下来的,怎么能随意卖了?

好在后来,政策又变化了,什刹海这一边作为文化保护区,遗留了下来。

他从小就住在这个四合院里面,算上他父亲和爷爷那一代,快有一百年了。期间这四合院修葺了好几次,也装了空调,也通了网络,还换了一套家具。不过,顶上的梁栋一直没有换,还是当初留下的那一根。

“就这么走了,真是有些舍不得呢。这墙上的画,是你读书的时候画的。那边的小花坛,是你妈没去世之前鼓捣的。这是我的家啊……”老人望着这古老的四合院,心里满满的都是回忆。

这不单单是一座房子,这是他的一辈子人生啊。

“爸爸,您要是再不走,飞机可就赶不上了。至于房子,您也别担心,我跟小姑说了,让她有空来看看。别塌了就行。这一套四合院,如今老值钱了!咱也不能随便卖了,按我估计,这价格还能涨!”

中年人拍拍手,走进来,将最后一包东西收拾好,就要去锁门了。

“唉,终究是要走的。”

老人长长叹息一声,背过身去。

他年纪已经很大了,5年前就该退休了,不过后来学校将他返聘了一次,这就又过了五年。如今他可就快7o岁了,再带学生,精力也不够了,只能退休了。

恰好,他儿子在德意志那边的一家医院当上了主任医师,生活稳定了下来,于是他准备跟着儿子出国去享享福,也算颐养天年了。顺便教导一下自己的孙子,听说那个小兔崽子,今年考上了海德堡大学学院。

这是天伦之乐,晚来的幸福。

去德国,或许也挺好的。

不过,华夏,京城,还有这个四合院,这些才是自己的家啊。

终究还是有一些舍不得。

算了,眼不见为净吧。自己这辈子就这样了。为国家的医学事业也算尽心尽力一辈子了,临老了出国,也不算投敌。

“爸,您慢点走,小心地滑。”

中年人搀扶着老人,慢慢的走出院子。

接着,他拿出一个大锁,准备将这大院给锁上。至于钥匙,他早就给他小姑一家留下了。

“叮铃铃……”

然而,恰在这时,老人屋内竟然传来了一阵电话铃声。

这个时候,会是谁打电话来呢?

两父子都有些愣住了。

这个电话近年来,可都没有什么人打,大家都是用手机了,谁还打电话机呢?

中年人见自己父亲停下了脚步,看了一下时间,知道再不走,可真的要错过飞机了,不由拉了一下老人,道:“爸,走吧。也许是打错了。咱们别管它了!”

“叮铃铃……叮铃铃……”

只是,这电话不停的响,让人心烦意乱。

不,不能这么走了!

忽然间,老人推开了自己儿子,年迈的脚步,一下子变得矫健起来。

他冲进了自己的房间,拿起似乎是在哀嚎的电话,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呼吸,道:“喂,你找谁?”

“是彭教授吗?我可算找到你了!”

徐主任听到老人的声音,虽然他没有见过彭教授,也没有听过彭教授的声音。但是,他知道,这就是彭教授!

“我是彭德平,你是谁?”老人听对方话语里面的欣喜,微微皱眉道。

“我叫徐绍奎,是《中华医学协会》杂志期刊的主编。今天早上,我们收到了您的一位学生,杨云帆,杨教授的论文。恭喜您了,杨教授他继承您的衣钵,用中医技术攻克尿毒症了!”徐主任激动的道。

“什么?谁?攻克了?”彭教授听到徐主任的话,先是一愣。而后,想问是谁?谁这么厉害?

接着,他才意识到,尿毒症真的被攻克了!

自从青霉素,解剖学出现之后,如今这个年代,便成了中医历史上最为艰难的一个特殊时期。而他们这一代中医老前辈虽然还在坚守和奉献着,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看到中医再一次崛起。

如今,总算等到了吗?

此时,彭教授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一代人》。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