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乔,你为什么一直这么盯着我看?”

回到车上,陈小乔就一直盯着杨云帆看,把杨云帆看得有些毛骨悚然。

忍了好久,杨云帆终于忍不住了,开口询问道。

陈小乔伸出手来,捏了一下杨云帆的脸皮,拉起来,还挺有弹性的。

她不由道:“是真的啊!”

“啪!”

杨云帆一把拍掉她的手,不爽道:“你什么神经?什么真的假的?”

“你这张脸竟然是真的。我还以为有什么人,冒充杨云帆呢!”陈小乔就这么盯着杨云帆看,好像要把他脸上看出一朵花来。

杨云帆也不知道这丫头哪个筋搭错了,开始神经了,也就不理她了,直接闭上眼睛,假寐休息。

过了一会儿,陈小乔觉得看够了,也转过头去,只是嘴里还嘀咕着道:“真是奇怪,长大了,自己变得优秀了也就算了。收一个小丫头当徒弟,还能让小丫头也浪子回头……杨云帆,你这家伙是圣人吧?还是自带普渡众生光环的那种。”

杨云帆虽然听到了这话,不过也懒得理会陈小乔了。这丫头不知道什么神经。

……

不过一会儿,车子就到了杨家。

正好是晚饭时间,叶轻雪也回来了,正跟杨云帆的大伯,杨伯峻商量什么。说到开心处,大伯哈哈大笑,对叶轻雪竖起大拇指,觉得杨家有这么一个精明能干的儿媳,正是太幸运了。

而叶轻雪则是自谦的笑笑,没说什么。

“云帆和小乔来了!”

就在这时,大伯杨伯峻看到杨云帆回来了,还带着陈小乔一起。

他回过头去,对管家福伯道:“准备一下,开饭吧。今天算是团圆饭了。明天,云帆和轻雪就得回湘潭市了。”

“好的。”福伯点点头,便退了下去,然后示意厨房开始上菜。

今天是难得的团圆饭,所有人都到齐了。大家似乎都十分开心。

叶轻雪似乎和大伯杨伯峻今天一起谈了一个大项目,席间眉开眼笑,连连给杨云帆夹菜,说今年又有一个大项目要赚大钱了,这个钱可以在欧洲,给孩子买一个城堡当玩具。

杨云帆听了直翻白眼!

三叔杨季岩也十分高兴,连连询问杨云帆,关于燕小雨的事情。

因为杨云帆治好了燕小雨尿毒症的事情,整个东海市在这几天,被报纸连篇累牍的报道,从网络媒体到电视媒体,东海市在全国人民面前露了一把大脸。

这让三叔杨季岩十分高兴。

因为,就在下午,中央领导看到新闻之后,致电给他,特别询问过他有关这个尿毒症的事情,在得到肯定答复之后,还恭喜他杨季岩,说他有个好侄子!

另外,关于肾脏病康复中心的事情,卫生部那边也已经开始计划筹备了。

总归,这几天好事连连!

至于杨云帆倒是没说什么,一直听着大家报喜,脸上露出微笑。

杨老爷子看着一家人其乐融融,晚饭还多吃了半碗,等吃的差不多了,老爷子看向杨云帆道:“云帆,你明天就要走了吗?”

“是的,爷爷。”

杨云帆放下了碗筷,有些歉然的看着老爷子,道:“真是抱歉,孙儿不孝,不能一直在您老人家膝前尽孝。这才回家没有几天,又要离开了。”

杨老爷子挥了挥手,不在乎道:“好男儿志在四方,若是你一直靠着家族蒙荫长大,估计也达不到如今的程度!爷爷年纪大了,在你下山的时候,本来还想照顾你几年,扶你一把。没想到,你比爷爷想的出色太多了!”

“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爷爷那是打心里高兴!有你这样一个孙子,真是老祖宗保佑!你此去湘潭,也不用挂念家里。好好搞你的研究。爷爷相信,假以时日,你一定可以让扬名立万,为我杨家争光!”

“来,走之前,跟爷爷喝一杯酒!”

说着,杨老爷子竟然亲自站起来,给杨云帆去倒酒。

“爷爷,我自己来,我自己来。您可折煞孙儿了。”杨云帆忙接过酒盅,准备自己倒酒。

不过,老爷子抓的很牢,非得给杨云帆倒一杯酒,道:“这一杯酒,不是爷爷敬孙儿的。而是一个东海市人,敬我们东海市的英雄的!你这个尿毒症研究好了,这个肾脏病康复中心建起来,起码惠及了几十万东海市百姓啊。”

“可惜,你师父不在这里,否则,这一杯酒,该是请你师父喝的。”

老爷子还有一点遗憾,要是杨云帆的师父在这里,他非得拉着对方,喝他个三天三夜,谢谢他老人家,把自己这个从小没有爹妈的孙子,教育的如此好。不但才华横溢,而且品德也十分优秀,堪称华夏年轻一辈的楷模!

“爷爷,你年纪大了,可不能喝太多,不过今天高兴,我就陪你小酌一杯。”

杨云帆说着,对着老爷子举杯示意了一下,而后仰头,滋溜一下,先干为敬。

这一口白酒,十分辛辣。

杨云帆喝完之后,却是抿抿嘴巴,一点没有感觉。

其实他酒量十分高,不过因为很忙,而且当医生需要清晰的头脑,所以他差不多就戒了酒。

别说酒,他连烟都快戒了。

现在,不但是道德模范,就连行为模范也称得上了!

“好!”老爷子看杨云帆也是那种千杯不醉的人,心里也是高兴。

这孙子像他,他年轻时候,也是千杯醉不醉的。

老爷子也一口喝干,然后道:“吃完了,酒也喝了,大家散了吧。别打扰云帆休息。明天,他还得坐飞机回去。”

说完,老爷子直接拄着拐杖走了,剩下的杨家人也跟着一哄而散。

几个长辈吃完饭,在院子里聊天,杨云帆的伯母和他堂姐,拉着陈小乔聊了一会儿天,陈小乔觉得没什么意思,也就回家去了。虽然跟杨家人很熟悉,不过总归不是一家人,别人讨论自家的事情时,她也插不上话。

走之前,陈小乔默默望了一眼杨云帆。

此时杨云帆站在小湖边,身材挺拔,笔直的站立在那里。

看着杨云帆的身影,莫名的,陈小乔想起了,她当年在西北拍戏的时候,看到的路上那一株株的白杨树。

那是力争上游的一种树,笔直的干,笔直的枝。它所有的丫枝,一律向上,而且紧紧靠拢,成为一束,绝无横斜逸出。它的宽大的叶子也是片片向上,几乎没有斜生的,更不用说倒垂了;它的皮,光滑而有银色的晕圈,微微泛出淡青色。

这是虽在北方的风雪的压迫下却保持着倔强挺立的一种树。哪怕只有碗来粗细罢,它却努力向上展,高到丈许,二丈,参天耸立,不折不挠,对抗着西北风。

“他就是白杨树!西北风雪下,傲立的一株白杨树!”陈小乔心中默默的道。

而她此时的感觉,就像当年坐在车上望着白杨树的旅人,心中感慨万千,却无法伸手去触碰。

或许在杨云帆的生命中,她也只是一个匆忙的旅人吧。

……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