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那头听到这个声音,薛明威猛然站了起来。

他握紧电话,有些控制不住情绪,道:“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就在刚才,我在机场看到他。同行的还有他的妻子叶轻雪。另外杨家也派了一个人来接他。”这个风衣男子一五一十的回答道。

薛明威沉吟了一会儿,道:“你还打听到什么?”

那个风衣男子,想了想道:“我刚才跟着杨云帆出去转了一圈,听到他回东海市,似乎是准备去给他的父母扫墓。他父母的墓地,我查过,应该是在郊区的万和陵园,那是一个很偏僻的地方。”

“很偏僻?”

咀嚼了一下这个词语,薛明威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露出了一丝疯狂之色。

压下胸中的滔天怒意,薛明威语气平静道:“我知道了,继续监视!”

“是,威少爷!”风衣男子挂了电话,走到路边开动一辆普通的现代,跟上了杨云鹤的车。

……

与此同时,秦岭,阴阳宗。

薛明威挂了电话,双手狠狠的握住了手机,将手机捏的咯吱乱响,屏幕都快捏碎了。

“杨云帆,你害的我弟弟惨死,爷爷退居二线,薛家直接被打落凡尘。要不是爷爷还有一些面子,本少爷更是要背上叛国罪和杀人罪!”

“杨云帆,要不是你,本少爷如今还在全世界花天酒地呢!怎么会躲在这个破败的深山老林里面?”

“既然你想弄死本少爷,本少爷也绝不会放过你!”

望着眼前残破的院落,到处都是枯藤老树,没有一个仆人来打扫,每天的衣食住行都要自己解决,薛明威越的痛恨杨云帆。

“嘎吱!”

就在这时,伴随着一声轻响,薛明威前面的院子门,被人推开,一名年纪大约四十出头,可两鬓有些斑白,容貌与薛明威有着七八分相似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他穿着一袭浅蓝色的道袍,道袍洗的有些白。

与此同时,在这普通道袍之下,却是流转着晦涩难言的阴阳两股对冲的灵气。让他整个人走动之间,忽明忽暗,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三叔!”

薛明威看到来人,立马一脸恭敬的问候道。

这人是薛明威的三叔,薛木华,也是他爷爷薛宝山的第三个儿子,嫡系薛家子弟。

只不过,他是个早产儿,先天阳气不足,从小身体孱弱,在红色年代里面,因为一些政治改革问题,薛家被打倒之后,他更是差点活不下去。

不过,也该是他命不该绝,阴阳宗现任掌教,乾虚道长,在那几年下山游历,遇到了他,见他体内阳气不足,阴气却生,这是阴阳之气同体而生,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修道体质,尤其适合修炼他们阴阳宗一脉的至高绝学,《阴阳乾元功》。

乾虚道长,当即就收下了薛木华为徒,将他带回了阴阳宗,倾囊相授。

也是因为这一份香火情,薛家在没有倒台之前,和阴阳宗来往十分密切。有一些不能出面的事情,阴阳宗就会派出弟子帮薛家料理一下。

“怎么了?明威,看你一脸戾气,似乎要杀人一般。”薛木华看了一眼薛明威,以他的实力,只要一眼就能看出,薛明威的念头里面,有一股子遏制不住的杀气要喷出来。

面对自己这个鬼神莫测的三叔,薛明威不敢隐瞒,直言不讳道:“三叔,我刚刚得到消息,杨云帆回了东海市,而且他准备去给他父母上坟。我在您这里待了一个多月了。每时每刻都在想着报仇,我再也忍不住下去了!”

“你的事情,我知道一点。若不是你和你弟弟胡作非为,薛家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你难道不知道,你爷爷把你送上山,让我对你严加管教,就是为了防止你去找杨云帆报仇吗?”

薛木华闻言,双眸之中顿时射出一道精光,看着薛明威。

他这目光,犹如闪电般刺眼,刺的薛明威不敢与之对视。

“三叔,侄儿知道自己曾经不懂事,给家族带来了巨大的祸患,也累及爷爷退居二线。可是,要不是杨云帆杀了明宇,我也不至于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这个杨云帆,已经成了我的魔障!不杀了他,我睡不着,也吃不下,活的如同行尸走肉!”

说着,薛明威“噗通”一下,跪在了薛木华的身前,眼泪忍不住从眼角流了出来。

“愚蠢!”

“若是你这样莽莽撞撞行动,就算杀了杨云帆,杨家,叶家,接下来难道就不会报复我们薛家吗?”

“杨家暂且不说。也就在东海市,华东省有些势力。想报复也鞭长莫及。可是叶家呢?如今,叶家有了两位将军,在军委又有李山力挺。你敢动杨云帆,就是跟叶家撕破脸!叶家会放过你,放过我们薛家吗?”

“还有,林家!杨云帆对林家有恩,救了林建国的女儿性命。林家,比叶家更狠,那可是开国元勋!林家老头子一句话,一号长也要给面子。而林建国又做到了大军区司令员的位置!你敢动他的爱将杨云帆,信不信明天,他带兵围了薛家?”

“至于孙家……呵呵,杨云帆救过孙茂才的母亲。孙茂才这人恩怨分明,你敢动杨云帆,就是他的敌人。你这个蠢货,孙茂才在湘南省大举改革试验,如今效果已经出来了,他已然得到中顾委各方大佬的认可,这是明定的太子爷!”

“你敢动他的人?”

闻言,薛明威的脸色一片白。

他早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只想着如何杀掉杨云帆报仇。

可是此时,他三叔薛木华一句句,一个个名字点出来,他才知道杨云帆背后有那么多人。这些家族,每一个都不比全盛时期的薛家弱。甚至,林家,孙家,那是世代簪缨,论地位远薛家!

“这就怕了?瞧瞧你没出息的样子!”

薛木华冷哼一声,道:“我还没说,杨云帆真正的靠山呢!”

“他还有什么靠山?”薛明威听到这里,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唾沫,目光闪烁的看着薛木华。

前面的叶家,林家,孙家……这都已经是惹不起的家族了,杨云帆还有什么真正的靠山?比这三个家族还厉害?

薛木华深吸一口气,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天,又指了指地,道出一个让人听了就毛骨悚然的名字:“厉禁元君!”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