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先生说笑了……”

无相和尚双手合十,低下头去,不敢去看杨云帆。

刚才,杨云帆说到第三个愿望的时候,他的心都跟着颤抖了一下,从杨云帆的语气中,他可以听出,杨云帆肯定不是在说笑。而是在很眼熟的说一件事情。至于畜生什么的,自然也不是指的那些野生动物。

只是,无相和尚却奇怪,杨云帆既然内心里十分仇恨倭国人,怎么又愿意帮自己的忙,为刚才那个老者治病,又为藤原夫人治病呢?

这倒是让他想不通,觉得十分奇怪。

“这倒不是说笑的。不过,小时候的愿望嘛,长大了,有几个能够实现的?”杨云帆微微一笑,不当一回事。

事实上,杨云帆自己也必须承认,他就是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对于其他民族,对于其他国家的人,从本能上十分抵触,尤其是倭国这个国家。

不过,倭国人也并不都是恶魔,也跟华夏人一样,有好有坏,一竿子打死,倒是没有什么意义。所谓有仇报仇,有冤报冤。

“对了,无相大师,你知道安培家吗?”顿了顿,杨云帆忽然间出口询问道。

“安培家?杨先生是问相大人的家族吗?还是……”无相和尚抬起头,眼神中露出一丝疑惑。他不明白杨云帆忽然询问安培家是什么意思?难道,安培家得罪过杨云帆?

“你们相大人的安培家,我才不关心呢。我是修行中人,好不容易来一次倭国,自然要去会一会倭国第一的古修行家族,安培晴明先生流传下来的阴阳师一脉。”杨云帆虽然在微笑,可是目光之间,闪动着一丝丝的怒火。

“哦,原来是大阪地区的安培家族!”无相和尚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要是杨云帆要暗杀相大人,那他也不管什么恩将仇报的事情了,肯定要拼命阻拦杨云帆。

不过,目前看来,杨云帆对于另外一个安培家比较感兴趣。

那个阴阳师安培家,虽然是倭国屈一指的修行家族,但是跟他们佛门修行者不是一个路子,彼此之间甚至有一些争端。

而且,这个安培家行事比较跋扈,在倭国的修行界名声也不是很好。只是,这个家族的人,精通阴阳术法,左手驱魔,右手画星,实力强悍,在倭国几乎无敌!

所以,也没有什么人愿意去惹他们。

杨云帆点了点头,道:“嗯,就是那个安培家。”

见杨云帆肯定下来,无相和尚心中倒是没有了其他的想法,修行者互相切磋,甚至上门踢馆,都是十分常见的事情,只要没有生死相向的大仇大恨,倒也无关紧要。

“贫僧冒昧问一句,杨先生前往安培家是为了切磋术法吗?贫僧观杨先生修炼的是似乎是功德成圣一脉,周身有大功德业力缠绕,几乎万邪不侵。安培家的阴阳术,怕是破不了先生的护体罡气!”.

无相和尚对于杨云帆十分的恭敬,也有一方面是察觉到了杨云帆体内的功德业力。

他是佛门修行者,对于功德金身最敏感。只是杨云帆修炼的功德金身,又不像是佛门一脉。

东亚这边修炼的佛门,都属于大乘佛教,而泰国,缅甸,老挝那边却修炼小乘佛教,两边虽然都是佛门功法,可小乘佛教却以术法逞凶,比如降头术,毒蛊,欢喜禅等等。两者虽然都是佛门,可显然是道传不同。

无相和尚一度怀疑,杨云帆身上的功德金身,是小乘佛教搞出来的另类修行法门。

不过他观杨云帆说话谈吐,宛如高山沧海,行云流水,随心所欲,便知道,他肯定不是佛门一脉的修行者,而是华夏正统的道门修行者,而且是华夏三大道传之中,最神秘的太清老君那一脉。

太清,玉清,上清,三大支脉之中。

玉清一脉有昆仑玉虚宫,为天下第一道门。

上清这一脉,有教无类,以《黄庭经》为主修,分内、外两篇,分别是《太上黄庭内景玉经》和《太上黄庭外景玉经》。由此,便出现了天下道门最为显赫的两大俗世宗门。

一为正一天师符箓派,这一脉有天师府张家为,创龙虎山,而又有陶弘景天师为,创茅山派。

而另外一脉,则是全真丹鼎派,以王重阳创的终南山全真教为主,后又有弟子创华山派,仑山派,清净派,白云观,烟霞洞等等……数不胜数。

而三大支脉之中,太清这一脉却是最为神秘的。

或许数百年未曾有弟子出世,可此派弟子一出世,便是惊天动地。

这一脉的传人,往往精通医道,熟悉阵法炼器,又喜欢圈养灵兽,对于外物又没什么偏执……这类弟子下山修行,身上无时无刻不流露出象征道家最高的“无为、清净”之意。

而最重要的是,这一脉弟子,向来是一脉单传!

弟子出世,则师尊隐退!

无相和尚越想,越觉得杨云帆来历恐怖。虽然他对于太清这一脉不大清楚,传言也很少。可是,玉清昆仑玉虚宫,还有上清数不清的大小宗门,随便拿出一个来,都足以碾压安培家。

这太清一脉能与其他两大道家分支相提并论,这弟子,又该多厉害?

“安培家的厉害,我已经听说过不少了。而且在华夏的时候,碰到过几次,他们倒是送了我很多的礼物。这一次来倭国,我特意也带了一些我培育出来的礼物,也算礼尚往来,或许安培家会因此而感激我。”杨云帆微微一笑。

而后,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

“汪汪!”一只黑色的獒犬,飞快的沿着湖边的小道跑了过来。

它面目狰狞,尤其是一张鬼脸,外加猩红色的眼眸,让人看了心里颤。

另外,它浑身毛蓬开,跑起来,鬃毛抖动,就如一头小狮子一样威武。

“这是什么狗?好大!杨先生当心!”无相和尚看到寺内竟然出现了一条大狗,而且朝着杨云帆扑过去,顿时吓了一跳。

不过,下一秒,他就知道自己的想法多余了。

只见那条狗伸着舌头,不停的在杨云帆身边摇尾巴,想要去舔。然而被杨云帆连连揍了几下脑袋,不过它也不生气,出“呜呜”讨好一般的声音,在杨云帆身边滚来滚去。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