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2章佛也动心

到了最后,杨云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总之,这一夜,让他明白了很多事情。

比如,在睡觉前,千万不要跟女人聊天。对方会越聊越兴奋,根本不会有想睡的念头。除非,你们最后做一点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来结束这个话题……

……

而在另外一边。

金阁寺众人则是众志成城,为第二天的比试而做准备。

这是金阁寺与华夏第一宗门,昆仑派之间的交流切磋,若是赢了,金阁寺恐怕足以坐实倭国第一名门的头衔,恐怕连势力极大的阴阳师安培家,也会对金阁寺刮目相看。

至于银阁寺,法隆寺,东大寺什么的……自此之后,恐怕就要以我金阁寺为尊了!

这一次比试,严格算起来,虽然是颜面之争,可是在倭国,这个荣誉远高于一切的国度,只要赢了昆仑派,那必将大大的提升金阁寺的地位!

所以,这一次比试,绝不能输!

“无相师兄,您还需要准备什么?尽管吩咐!”

“无相师兄,药房里面的药材足够了吗?若是不够,我今晚下山去购买一些,以备不时之需。”

“无相师兄,您昨夜休息的如何?身体如何,要不要师弟我先替您敲敲背,捶捶腿,按摩按摩?”

“无相师兄,这是你的锦襕袈裟,披上袈裟,有佛祖保佑。此战一定,马到成功!”

一众弟子跟着无相和尚后面,七嘴八舌的询问道。

“诸位师弟,我没什么要准备的。你们这也太过劳师动众,只是一场比试而已。用不着这样的。出家人,戒躁戒急,平常心应对即刻。”

顿了顿,无相和尚又道:“再说,姜小牙施主是昆仑弟子,名门大派子弟,就算我输了,也不会损我金阁寺多大的面子。倭国八百寺,没有一个寺庙敢说,自己稳赢昆仑弟子的。当然,若是我侥幸赢了,其实,也没什么。我还是我,金阁寺还是金阁寺。”

其他弟子一听,顿时急了道:“师兄,这怎么能一样?输了,我全寺上下颜面无光。若是你赢了,我金阁寺明日必然为倭国八百佛寺尊崇。师兄也自然为我倭国佛门弟子所尊敬。”

无相和尚却是微微一笑,双手合十道:“世尊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佛语又云,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

“若是我心起了妄念,其实,输和赢便已经不重要。出家人,又岂能有争强好胜之心?我邀请姜小牙施主比试医术,原本也不是为了赢,而是那两位施主的病情,我实在是没有把握,便想请昆仑派的高足,一道化解那两位病患的痛苦。你们懂了吗?”

“懂不懂,其实也没有关系……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就过去了。免得客人等候多时,倒是我金阁寺的不是了。”说完,无相和尚如拈花微笑,转身沿着碎石铺成的小道,朝着镜湖边的禅院而去。

留下一众的金阁寺弟子,低头沉思。

良久之后,才有人抬起头来,对无相和尚佩服的五体投地,道:“昔年,枯叶禅师想要传位给无相师兄,我当时心中不解,无相师兄不过二十出头,何德何能,继承主持之位?今日,方知无相师兄有大智慧,大愿力,大慈悲之心。我等拍马不及。阿弥陀佛!”

其余僧人也是满脸崇拜的看着无相和尚的背影,高诵:“阿弥托佛……”

一众僧人想通之后,都是满脸激动,沿着无相和尚走过的足迹,一路尾随在后。虔诚的像一个朝圣的苦行僧。

是啊,赢不赢昆仑派,有什么意义?

因为很快,整个倭国都会知道,我们金阁寺要出一个活佛了!

哈哈,活佛!

……

镜湖边的禅院。

昨日来找无相和尚看病的老者和孙女刚刚醒来,便现禅院之中,有一个僧人正在扫着落叶,顺便修剪花枝。

这僧人面貌俊朗,身材挺拔,无时无刻都像在拈花微笑,不是无相和尚,又是谁?

“神僧!”老者被搀扶着出来,见到无相和尚在打扫,忙喊了一声。

无相和尚放下花洒,微微一笑道:“大叔,你今日感觉身体如何?”

闻言,那老者不由脸色尴尬道:“今日五点左右,肚痛难耐,起来又上了一回厕所。”

无相和尚闻言,叹了一口气,有些失望道:“是不是大便稀溏,带有少许黏液……唉,这是症状加重了啊。看来,我果然不擅长治这个病。”

那老者听了无相和尚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十分的难受,此时忙解释道:“或许是昨夜山里冷清,我肚子着凉了,所以才拉稀了。或许跟神僧你的治疗方式无关。”

那老者觉得,可能是自己身体不争气,昨日无相和尚帮他艾灸过之后,身体应该已经好了。或许是昨晚不注意,所以才又拉肚子的。他倒是没有觉得,无相和尚的医术不行。

“大叔,你不用多说。我知道自己的医术。还请大叔稍等一会儿,我请了另外的朋友,过来帮你医治。”

无相和尚说着,便去看禅房外面的小道。他已经派人去请姜小牙一行人了。这会儿应该过来了。

果然,不过片刻,姜小牙便带着杨云帆和叶轻雪到来了。

“姜小施主,昨夜休息的如何?”无相和尚微笑的询问道。就跟好客的人,问候来在家里的作客的朋友一样。

“一觉睡到大天亮,很是不错。就是寺内的饭菜,不大好吃。份量小,味道寡淡。有些不合胃口。”姜小牙在昆仑山的时候,经常自己跑出去抓点野味回来,虽然山中清苦,可她倒是不缺大鱼大肉,让她吃素,真是有些难为人。何况跟着杨云帆,一路吃好东西,也养叼了她的嘴巴。

“倒是贫僧考虑不周。还请见谅。”无相和尚微笑着道歉道。

见对方这么客气,也没有喊打喊杀,姜小牙倒是有些脸红,挥挥手道:“不用了,吃饭只是小事。你快出题吧!时间有限,我们还有其他行程!”

无相和尚点了点头,然后指向一旁的老者,道:“我们比试的题目,就是这位大叔了。这位大叔患有慢性泄泻3年,近半个月四肢凉,腰膝酸软,一日1o余次,溏泻不止。贫僧昨夜初步诊治了一下,效果欠佳。若是姜小施主能治好这位大叔,这第一局,就当贫僧输了。”

“这……”姜小牙顿时皱起眉头。

听着病症,好像挺严重的。自己根本不会啊。

“姜小施主,请……”

其实,无相和尚猜到,姜小牙或许不怎么懂医术,只是他还是想试一试。

“小牙,这个病,用这个方法治,且听我说……”却在这时,稍微停顿之后,姜小牙的耳边,忽然传来了杨云帆传音入密的声音。

片刻之后,姜小牙将杨云帆的话记在心中,而后微微一笑,自信满满的站出来,侃侃而谈道:“《伤寒论》曰:满而不痛者,此为痞。痞即闭塞不通,心下有堵塞不适之感。”

“姜小施主,系出名门!见识果然不浅,贫僧佩服!还请继续……”无相和尚一开始皱着眉头听姜小牙念叨出《伤寒论》里面的东西,他微笑着倾听。这《伤寒论》他也看过。这几句话,他也知道。

看来,这个姜小牙还是懂一些医术的。

只是,姜小牙下面的话,则是让他睁大了眼睛。

只听姜小牙微微一笑,继续道:“《景岳全书·痞满》之中记载:痞者,痞塞不开之谓;满者,胀满不行之谓,盖满则近胀,而痞则不必胀也。所以痞满一证,大有疑辨,则在虚实二字。”

“景岳全书?”

当姜小牙忽然冒出一句《景岳全书》的时候,无相和尚的心中则是咯噔一下。

因为,这本医术,他没看过!

然而里面的医理,却是至简,而且完全对症!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