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洛杉矶机场。

飞机就要起飞了,杨云帆就要走了。

面对那一双殷切的眼睛,离别的话,又该怎么说出口呢?

微微张了张嘴巴,杨云帆没有说话,而是走过去,轻轻抱了抱林红袖,又拍了拍牛大力的肩膀。

轮到凰姐的时候,杨云帆怔了怔,凰姐已经微笑的走过来,跟杨云帆轻轻拥抱了一下,在他耳边,轻声道:“不管你是什么立场。我永远当你是我们的家人。”

少女看着林红袖和自己姐姐,都跟杨云帆轻轻拥抱了一下,他也张开着双臂,想要扑上来。

不过,却被凰姐,敲了敲脑袋,道:“小孩子,凑什么热闹?”

少女一看姐姐凶巴巴的模样,顿时嘟起嘴巴,有些想哭。

杨云帆一看少女可怜兮兮的模样,微微一笑,从储物袋里面,拿出了几枚精致的玉符,递给她道:“这是我手里最棒的精品了。除了乾罡雷神符之外,还有天蛇敛息符,万剑归一符!都送给你了!”

“哇!真漂亮!谢谢你,杨大哥!”

少女一下子被眼前的漂亮玉符给吸引住了眼睛,基因之中的暴力因子,完全占据了主导地位。

杨云帆看少女雀跃之后,却露出了一丝遗憾。估计是担忧,找不到什么对手可以使用这些玉符了吧。他便笑着道:“天琦,日后若是有机会,可以来华夏。大哥,带你上昆仑,上蜀山和昆仑去玩一玩。”

“真的可以吗?”

少女果然有一些意动。

只是,她看了一眼自己的姐姐,见她微微摇头,她的声音便也跟着无力了下去:“算了,那太危险了。我怕他们当我是妖怪!把我关进锁妖塔里面。”

因为拥有战魂之力,在一般的修真者眼中,类似凰天琦这样的人,跟妖怪修炼成人形,没有什么区别。

或许也是这个原因,凰姐他们没有定居在国内,而是到了北美。

“谁敢关你?大哥带人,挑了他们门派!”

杨云帆眉头一扬,摸了摸少女额前的碎,道:“大哥马上就是将军了!以后你就是将军的妹妹了。谁敢无缘无故的关你?那不是要造反吗?”

少女闻言,也是嘻嘻一笑。

只是,心中却有一些失落,嘀咕道:“只是妹妹啊……”

“先生们,女士们,开往华夏中海市的飞机,即将起飞……”

就在这时,机场的广播,提示杨云帆要登机了。

离别的时刻,即将到来了!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各位,保重!”

杨云帆微微一笑,对着大家挥挥手,然后,一咬牙,转身离开。

“麒麟……”林红袖忽然出声,往前小跑了几步。

“怎么了?红袖?”杨云帆回过身来,如果这一刻林红袖劝他留下来,他或许不会走。不过,那样也只是晚几天而已,这里不是他的家,他终究要回家的。

“你的衣服皱了。被人看到了,影响形象。你现在,可是名人了!”林红袖微微一笑,如同小媳妇一般,轻轻抚平了杨云帆西装领口的褶皱。然后,轻轻拍了拍。

她的动作,细腻温柔,充满了一种美丽的韵味。

杨云帆静静看她做完了一切。

她抬起头,微微一笑,退后了两步,笑道:“走吧。你再不走,难道还想留下来吃晚餐吗?中午那一顿,你可是把我准备的食材,都吃完了。再不走,晚上就要饿肚子了!”

她微微笑着,强忍着不要让眼泪流下来。

“我走了!”

杨云帆转过身去,不愿意看到林红袖落泪的那一幕,他怕自己舍不得,也会留下来。

只是,他还有自己的事业,还有无数的事情,等着他回去处理。

……

望着杨云帆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登机通道的尽头。

凰姐拍了拍林红袖的肩膀,道:“红袖,不要难过了。离别只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见面。你可以随时回去找他,我不拦着你的。”

“凰姐……”

手掌微微一颤,林红袖沉默了片刻,微微摇了摇头道:“不,凰姐。我留下来帮你查那些东西。我也想知道那个事情?你,天琦,牛大哥,为什么都没有父母,我们每一个人,似乎都像是凭空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

……

飞机从洛杉矶一路往西,飞跃广阔无边的太平洋。

大概到了第二天凌晨,杨云帆终于到了中海市,远东第一都市。不过,杨云帆没有出去溜达,而是继续在这里等待转机,回湘潭市。

闲来无聊,他不由摸到了林红袖给他的那一个红色绸袋。

“这里,也算到家了吧?应该可以打开看看了!”

杨云帆微微一笑,不知道那袋子里装着什么东西呢,他有些期待的去打开。

“是一张红纸啊?”杨云帆现,这绸袋里面竟然是一张普通的红纸,其实也不能算普通。是那种结婚用的红色纸张,手一摸在上面,能感受到朱砂红黏在手指上的。

他打开红纸,上面用钢笔写了一行娟秀的字。

“从前车马很慢。”

“书信很远……”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杨云帆低声的吟诵了出来,念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他的声音都在颤抖。

上面娟秀的字迹,仿佛一个个倒影的,都是林红袖那绝美娇弱的容颜。她的一颦一笑,她的婀娜多情……

“红袖……”

杨云帆反复的翻阅这一张红纸上的文字,将林红袖的的字迹看得真真切切。

良久之后,他把这些纸张装起来,塞入那红绸袋里面,又从储物袋里面,拿出一根细线,窜了起来,如同林红袖将她送与她的符文挂在脖颈一般,杨云帆将这一红绸袋,也挂在了脖颈上,塞入衣服里面,贴在心口。

“老婆,你怎么了?你怎么流那么多血?”

就在这时候,杨云帆的不远处,一个年轻男子忽然尖叫了一声。

杨云帆回过神来,转头看过去。

只见那男子的旁边,有一个孕妇坐在那里。而此时,那个孕妇的裤子上面,竟然渗出了一点鲜血。

要知道,现在可是初春,大家穿的衣服还很厚。这个孕妇的血都把裤子给沾湿了,这得流了多少血?

“流产!”

杨云帆的脑海里,冒出了这么一个恐怖的词。

他赶忙拍了拍自己的脸蛋,让自己精神力集中起来,跑了过去!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